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部委信息 > 正文

每一个湖南人心中都有一个洞庭

2018-06-18 14:01 来源:未知

每一个湖南人心中都有一个洞庭

 
 
守护好一江碧水丨每一个湖南人心中都有一个洞庭
 
岳阳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采桑湖保护站,每年的11月中下旬到12月上旬,洞庭湖候鸟云集,是洞庭湖区最佳的观鸟时期。
守护好一江碧水丨每一个湖南人心中都有一个洞庭
 
益阳沅江,下琼湖面上的塔。沅江有三座古塔,一座是琼湖镇船码头下首的八角亭,高15米,三层三檐六方,八角尖顶。第二座是滨临东洞庭的镇江塔,高23.95米,八方八角七级。第三座是立在城南十里千秋浃的凌云塔,高33. 5米,为七层八方,中空楼阁式石塔,它是洞庭湖中建造精美、保存完好的一座水上宝塔,是省、市的重点保护文物。
上下天光、一碧万顷,江流纵横、草甸青翠。这是2018年4月25日,习近平总书记所见到的洞庭。
十一年前,也即1997年,时任福建省委副书记的习近平带着对旅游发展的思考,造访了岳阳楼、君山岛等地。先忧后乐的家国情怀,烟波浩渺的洞庭美景,柳毅传书的感人传说,自那时起就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2018年6月13日,湖南省生态环境保护大会召开。省委书记杜家毫指出,近年来,全省上下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对湖南提出的“真正把生态系统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保护好”“守护好一江碧水”等重要指示精神,以“一湖四水”为主战场狠抓生态环境保护,生态环境质量出现可喜变化。
如果说蓝墨水的上游是汨罗,那么洞庭就是湖南人的胸腔。
洞庭在古诗词中:衔远山,吞长江,浩浩荡荡,横无际涯……
洞庭在我们心中,在湖南人深邃的思想里,在我们脚下……
洞庭湖富饶的资源,美丽的生态,厚重的文脉,独特的民俗,简直是个谜。我们有幸,曾在四月芳菲天,以环湖旅行的方式体验了一番,虽是走马观花,但时时心存敬意,细细感受洞庭每一滴水的蓝和激荡,每一棵芦苇的力量和坚韧,每一只白鹭的轻盈和牵挂,每一只老麻雀的忠贞和机智灵活。洞庭,这个湖南地理之源、江湖情怀与湘女气质的孕育地,是一代代湖南人的精神寄托。世界上,没有哪个湖既有“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的恢宏,也有“日落长沙秋色远,不知何处吊湘君”的温婉。
在益阳南洞庭的沅江,舌尖上的供给侧改革,从导游小姐的嘴里说出来,让人印象深刻。有“洞庭虫草”之称的沅江芦笋,作为嫩芽上的新产业,插上供给侧改革新词,让人觉得湖区人们的智慧与通达,其来有自。造纸材料升级和无纸化办公导致的产能过剩,促使湖区人们重新思索、审视这种如剑似的插在岛屿上的植物。如何去产能,去库存,对芦苇产业来一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湖区人们所面临的重要任务。瞄准刚出土的芦笋,将柔嫩肥硕的芦笋加工成各种食品。小芦笋做出了大产业,这不能不说是地方特色资源的深度挖掘。桃花江竹海风景区也同样如此,竹笋产业也是做得风生水起。
说到发展旅游的干劲和冲劲,岳阳的五尖山、屈子祠、聂市镇,常德的城头山、桃花源,益阳沅江的撂刀口等等,都在升级,做新一轮的改扩建工程,试图以更宏大更美观更气派的景观吸引游客,聚拢人气。
作为湖南人,为什么要亲临洞庭?这不仅有美学意义,还有哲学意义,生命情怀和天问意识。我们来到岳阳楼,正值周末,淫雨霏霏,游人如织,入口处排起长队。每一个普通不过的湖南人,只要来到洞庭湖边,来到岳阳楼下,便会自然升腾起范仲淹之于岳阳楼、刘禹锡之于常德司马楼的承担意识和心怀天下的抱负;屈原之于汨罗的天问所蕴含的铁血精神和生命情怀;曾国藩、左宗棠、胡林翼、彭玉麟相携之于沅江凌云塔前的豪爽干云、霸气外露。四人各吟诗一句,联成七绝留给世人:洞庭秋水砚池波,且把君山当墨磨。宝塔倒悬权作花,苍天能写几行多。让后来者感喟不已。翻看历史和诗篇就可发现,大凡在中国历史上具有较大影响的人物,尤其是文化人物,几乎都到过洞庭,他们或者为官,或者遭贬,或者流寓,都曾流连于这一片区域,“迁客骚人,多会于此。览物之情,得无异乎?”
只要亲临洞庭,就会突然有了一种宇宙意识和孤独感,而这巨大的孤独感,莫名其妙就转换成一种浩然正气,这正是洞庭的迷人之处。我们一行乘坐太阳鸟公司的船队,烟雨走洞庭,雨中的南洞庭格外生动迷人。沅江境内的南洞庭是国际公认的亚洲最大的湿地自然保护区,有湿地面积60多万亩。乘坐在船上,水浪翻滚,青翠的芦苇快速退后,胸腔即生出一种磅礴感,把游客从世俗的世界拉向这空灵的浩淼烟雨中。那一刻,我知道,作为湖南人,恍惚中在与那些名动江湖的古人心神相交。来这里,是为了与他们相遇。
每一个湖南人心里都有一个洞庭。
我深知这样的山水,这样的江湖,这样的气候,这样的传说,这样的神人相交,是必然要激荡出孤愤之气、风骚之气、南楚霸气和天地正气的。正像常德那不语的城头山遗址,这座我国迄今发现的最早城市,出土了3块距今6500年的世界最早水稻田,改写了世界稻作农业考古的历史,震惊全球。唯我洞庭,苍茫如幕,声若雷吼。
走洞庭,走着走着就走进了思想的湖、文化的湖。
洞庭湖的每一滴水,都能轻易卷走我的笔墨,历史的书卷半数打湿透。我们在这浩渺洞庭里蜻蜓点水式的行走,说不尽一根芦苇的秘密,道不明一只鸟雀的收羽,讲不清一条鱼的腾空。
但我们知道,大江大湖,它亘古如斯,比人类久远。
我们知道河流:
我们知道那如天地般古老的河流,
它们比人类血管中流淌的鲜血更为古老。
“以‘一湖四水’的清水长流、岁岁安澜,为建设清洁美丽的万里长江作出新的更大贡献。”这是湖南大大小小的河流、大江大湖要合奏的大潮颂。
 
守护好一江碧水丨每一个湖南人心中都有一个洞庭
守护好一江碧水丨每一个湖南人心中都有一个洞庭
岳阳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采桑湖保护站,每年的11月中下旬到12月上旬,洞庭湖候鸟云集,是洞庭湖区最佳的观鸟时期。
守护好一江碧水丨每一个湖南人心中都有一个洞庭
守护好一江碧水丨每一个湖南人心中都有一个洞庭
益阳沅江,下琼湖面上的塔。沅江有三座古塔,一座是琼湖镇船码头下首的八角亭,高15米,三层三檐六方,八角尖顶。第二座是滨临东洞庭的镇江塔,高23.95米,八方八角七级。第三座是立在城南十里千秋浃的凌云塔,高33. 5米,为七层八方,中空楼阁式石塔,它是洞庭湖中建造精美、保存完好的一座水上宝塔,是省、市的重点保护文物。
上下天光、一碧万顷,江流纵横、草甸青翠。这是2018年4月25日,习近平总书记所见到的洞庭。
十一年前,也即1997年,时任福建省委副书记的习近平带着对旅游发展的思考,造访了岳阳楼、君山岛等地。先忧后乐的家国情怀,烟波浩渺的洞庭美景,柳毅传书的感人传说,自那时起就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2018年6月13日,湖南省生态环境保护大会召开。省委书记杜家毫指出,近年来,全省上下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对湖南提出的“真正把生态系统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保护好”“守护好一江碧水”等重要指示精神,以“一湖四水”为主战场狠抓生态环境保护,生态环境质量出现可喜变化。
红网时刻新闻记者 周逸峰 摄影 秦楼
如果说蓝墨水的上游是汨罗,那么洞庭就是湖南人的胸腔。
洞庭在古诗词中:衔远山,吞长江,浩浩荡荡,横无际涯……
洞庭在我们心中,在湖南人深邃的思想里,在我们脚下……
洞庭湖富饶的资源,美丽的生态,厚重的文脉,独特的民俗,简直是个谜。我们有幸,曾在四月芳菲天,以环湖旅行的方式体验了一番,虽是走马观花,但时时心存敬意,细细感受洞庭每一滴水的蓝和激荡,每一棵芦苇的力量和坚韧,每一只白鹭的轻盈和牵挂,每一只老麻雀的忠贞和机智灵活。洞庭,这个湖南地理之源、江湖情怀与湘女气质的孕育地,是一代代湖南人的精神寄托。世界上,没有哪个湖既有“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的恢宏,也有“日落长沙秋色远,不知何处吊湘君”的温婉。
在益阳南洞庭的沅江,舌尖上的供给侧改革,从导游小姐的嘴里说出来,让人印象深刻。有“洞庭虫草”之称的沅江芦笋,作为嫩芽上的新产业,插上供给侧改革新词,让人觉得湖区人们的智慧与通达,其来有自。造纸材料升级和无纸化办公导致的产能过剩,促使湖区人们重新思索、审视这种如剑似的插在岛屿上的植物。如何去产能,去库存,对芦苇产业来一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湖区人们所面临的重要任务。瞄准刚出土的芦笋,将柔嫩肥硕的芦笋加工成各种食品。小芦笋做出了大产业,这不能不说是地方特色资源的深度挖掘。桃花江竹海风景区也同样如此,竹笋产业也是做得风生水起。
说到发展旅游的干劲和冲劲,岳阳的五尖山、屈子祠、聂市镇,常德的城头山、桃花源,益阳沅江的撂刀口等等,都在升级,做新一轮的改扩建工程,试图以更宏大更美观更气派的景观吸引游客,聚拢人气。
作为湖南人,为什么要亲临洞庭?这不仅有美学意义,还有哲学意义,生命情怀和天问意识。我们来到岳阳楼,正值周末,淫雨霏霏,游人如织,入口处排起长队。每一个普通不过的湖南人,只要来到洞庭湖边,来到岳阳楼下,便会自然升腾起范仲淹之于岳阳楼、刘禹锡之于常德司马楼的承担意识和心怀天下的抱负;屈原之于汨罗的天问所蕴含的铁血精神和生命情怀;曾国藩、左宗棠、胡林翼、彭玉麟相携之于沅江凌云塔前的豪爽干云、霸气外露。四人各吟诗一句,联成七绝留给世人:洞庭秋水砚池波,且把君山当墨磨。宝塔倒悬权作花,苍天能写几行多。让后来者感喟不已。翻看历史和诗篇就可发现,大凡在中国历史上具有较大影响的人物,尤其是文化人物,几乎都到过洞庭,他们或者为官,或者遭贬,或者流寓,都曾流连于这一片区域,“迁客骚人,多会于此。览物之情,得无异乎?”
只要亲临洞庭,就会突然有了一种宇宙意识和孤独感,而这巨大的孤独感,莫名其妙就转换成一种浩然正气,这正是洞庭的迷人之处。我们一行乘坐太阳鸟公司的船队,烟雨走洞庭,雨中的南洞庭格外生动迷人。沅江境内的南洞庭是国际公认的亚洲最大的湿地自然保护区,有湿地面积60多万亩。乘坐在船上,水浪翻滚,青翠的芦苇快速退后,胸腔即生出一种磅礴感,把游客从世俗的世界拉向这空灵的浩淼烟雨中。那一刻,我知道,作为湖南人,恍惚中在与那些名动江湖的古人心神相交。来这里,是为了与他们相遇。
每一个湖南人心里都有一个洞庭。
我深知这样的山水,这样的江湖,这样的气候,这样的传说,这样的神人相交,是必然要激荡出孤愤之气、风骚之气、南楚霸气和天地正气的。正像常德那不语的城头山遗址,这座我国迄今发现的最早城市,出土了3块距今6500年的世界最早水稻田,改写了世界稻作农业考古的历史,震惊全球。唯我洞庭,苍茫如幕,声若雷吼。
走洞庭,走着走着就走进了思想的湖、文化的湖。
洞庭湖的每一滴水,都能轻易卷走我的笔墨,历史的书卷半数打湿透。我们在这浩渺洞庭里蜻蜓点水式的行走,说不尽一根芦苇的秘密,道不明一只鸟雀的收羽,讲不清一条鱼的腾空。
但我们知道,大江大湖,它亘古如斯,比人类久远。
我们知道河流:
我们知道那如天地般古老的河流,
它们比人类血管中流淌的鲜血更为古老。
“以‘一湖四水’的清水长流、岁岁安澜,为建设清洁美丽的万里长江作出新的更大贡献。”这是湖南大大小小的河流、大江大湖要合奏的大潮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