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财富世界 > 正文

十年一觉新财富,股市如云债如烟

2018-09-25 14:49 来源:未知

十年一觉新财富,股市如云债如烟


 
史无前例的金融乱相治理,终于穿透到了研究市场。原本熙熙攘攘的拜票季节,在一场不经意的酒宴之后,失落如秋叶之静美。
 
怎么说呢,过去十五年,对卖方研究员来说,新财富真的是一笔财富。天文数字的绩效奖金,跟评比的名次紧密相连。它就像一个图腾,一枚印章,一把权杖,在众多的卖方研究员心中,神圣又低俗,高尚又猥琐。
 
因此,他们权且犬儒一般的活着。买方大佬们高喊,这是个名利场,你愿意吗?旗袍秀婴儿底tu子君们齐声回答:我愿意。这个研究市场就是这样,一个比鲜艳的秀场,一个比嗓门的闹市。只有思想,贫瘠的悄无声息。不经意间,熙熙攘攘热热闹闹,已是十五个冬夏。有些人,赚足了名利,已归隐;有些人,受够了委屈,却依旧。
 
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她想,她醉酒的时候想,或许也曾吟诵那句校训。然而觥筹交错和众人皆醉中,她也不愿醒来。那神圣的一票如同一艘小船,载着载不动的房贷与乡愁。多少北大清华复旦五道口的学霸学渣,在这个染缸里聚合成同一个圈子,何曾记得未名湖的吉他民谣和清华门的广场摇滚。他们也曾有过热血?
 
曾经说过,这是一个伟大的时代,又是一个不值一提的时代。因为每一天的故事,都重复的轻的不能再轻,又重的不能再重。轻者,乃每一天不过是重复名利场的故事;重者,是每个人风光无限的背后是难言的苦楚。多少人彻夜不眠空中飞人。你们见过,北京金融街的子夜,和上海外滩的凌晨真实的样子吗?撕一份报告算什么呢,残酷的是不同的卖方在买方大佬面前明撕,痛心的是同一办公室办公桌比邻间的暗斗。
 
依然要感谢这个时代。毕竟过去很长一段时间,相对于没有研究也不需要研究的银行业,资本市场的研究市场已经做的不错。银行是中国金融业的绝对主体,占据着八成以上的产能。然而,资产端有国企和平台兜底着风险,负债端有低利率管制和央妈呵护着头寸,只要管住合规摁住内斗,银行不需要考虑什么研究。研究,不过是帮着领导将语言体系,从官僚语境向看似专业的语境转换。决定胜负的依然是营销和关系(某些银行现代化程度已经非常高,可自行排号入座)。中国真正的研究产业(相对来说),还是在资本市场,一级和二级,券商和基金。
 
即使如此,真正的研究市场和研究产业链,依然没有完整的形成。怪谁呢,这样的A股市场,就有这样的新财富。踏踏实实写报告,还是投机钻营打探消息?真心实意的探究真相,还是哗众取宠的高举袖章?所有的前途命运寄托于一张小小的选票。余光中说乡愁是一枚船票,你在海峡这头我在海峡那头;而你说忧愁的是那一票新财富,你在酒桌那头我在酒桌这头。中间,是防不胜防的摄像头。
 
好了,一切算是解脱吧,中国经济,中国股市,在这样的时刻。研究市场化,需要底层的金融市场化。研究市场的风清气正,取决于金融市场的风清气正。研究的价值,仅是靠买方机构来个人喜恶投票,而投资又或多或少的看天吃饭,而这又几乎与研究无关,那么靠什么来投?不过是看谁的嗓门大,谁拜票的礼物有感觉,谁又会不尴尬的投怀送报。送的礼物,也不过是在新财富前三名的奖金里拿出的一杯羹。
 
那么问题来了,这天文数字的奖金,又有谁来买单?只是首席的酒桌上,都要点一盘韭菜炒鸡蛋。呷一口十五年真作假时假亦真的茅台,叹一口氤氲着稻米味道的酒香。酒入豪肠,挥别往事,百感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