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财经数据 > 正文

中国线上理财渗透率34.6%

2018-05-31 10:35 来源:未知

中国线上理财渗透率34.6%

  随着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及区块链技术的广泛普及,投资者对财富管理的数字化产品和服务产生更为强烈的需求,数字财富管理应运而生。值得关注的是,当前数字财富的发展现状如何?又有哪些新的技术模式呢?
 
  四类参与方积极布局
 
  我国金融机构不断深化金融科技布局,参与方主要包括流量型互联网企业、综合型互联网金融平台、垂直型资讯平台、银行与券商等传统型金融机构
 
  所谓数字财富管理(DWM),指的是以数据和技术驱动的端到端创新为价值定位,针对价格敏感、便捷性诉求高且乐于尝试技术创新的财富管理客户,提供简单易懂、信息透明、相对更标准的产品;并通过互联网、移动端,以视频和机器人等为交互手段,随时随地提供高效、便捷、透明的服务体验。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5974元,比上年增长9.0%;其中,高收入组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64934元。《全球数字财富管理报告2018》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美、中、英及新加坡这4大主要财富管理市场财富管理产品线上化销售规模已达6万亿美元。其中,中国市场规模虽已超2万亿美元,但线上化渗透率仅为34.6%。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随着我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提高、互联网与移动设备的普及、财富管理意识增强及金融科技的发展,未来数字财富管理市场发展前景可期。
 
  随着投资者对财富管理数字化产品和服务需求的增加,各金融相关机构不断深化金融科技布局,探索数字化财富管理之道。“我国参与方主要可分为4类,包括流量型互联网企业、综合型互联网金融平台、垂直型资讯平台、银行及券商等传统型金融机构。”盈灿咨询研究员陈燕玲表示。
 
  从现状看,流量型和综合型企业基于长期金融科技探索,以及逐步搭建的资产类型丰富的综合理财平台,在数字化财富管理布局上具有优势;而垂直型、传统型机构起步较晚,价值定位、开放平台模式和技术应用能力等多个方面都需要努力提升。
 
  “在积极探索财富管理数字化的同时,各参与方之间也在不断推进金融科技合作。2017年,五大国有行陆续与百度、阿里、腾讯、京东以及苏宁金融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在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领域展开深入合作。而2018年,京东金融、蚂蚁金服等相继弱化金融属性,强调科技公司属性。”陈燕玲表示,从4类参与方起源来看,他们在科技、金融资产、资讯等领域各有不同优势,未来或许会继续合作,进一步深化金融科技探索,形成优势互补,共同推进我国财富管理数字化进程。
 
  科技为手段 数据为核心
 
  数字财富管理交易流程包括6个环节。其中,大数据是中心,并通过云计算对数据进行分析、存储,且全流程贯穿人工智能服务
 
  数字财富管理交易流程包括数字化营销、新客注册认证、用户建档、个性化产品推荐、用户追踪和产品优化6个环节。“大数据是中心,要整合财富管理机构历史积累数据及外部渠道数据,同时通过云计算对数据进行分析、存储,并且全流程贯穿人工智能服务,提升财富管理产品线上化水平,优化用户体验,再通过区块链技术链接各个节点,提升服务效率。”陈燕玲说。
 
  具体来看,数字化营销指通过外部数据获取,分析潜在客户投资偏好、可投资产、风险承受能力等特征,对比老用户行为特征对潜在客户分层,针对不同层级制定差异化营销策略,从而增强拉新效果。例如,招商银行依托大数据对现有客户全面视图分析,识别客户行为改变、人生阶段变迁、产品周期变化和外部事件刺激4大类造成客户需求变化的事件,进行基于“事件驱动”的主动营销。
 
  新客注册认证是指在新用户注册环节,基于互联网和移动设备的普及,利用语音识别、图像识别、声纹识别等技术识别注册用户身份,防止盗用他人身份注册事件发生,同时提供智能客服,引导用户完成注册。目前,多数平台注册环节采用人机结合模式——即用户线上提交注册资料,审核人员后台复核用户身份。
 
  用户建档——即了解用户的过程。通过投资者适当性管理体系(简称KYC2.0系统)了解客户的基本信息、风险偏好、风险承受能力和财富管理需求等情况,并对用户进行分层,添加类型标签,以便匹配合适的产品。以中国平安陆金所KYC2.0系统为例,该系统包括投资者评估、产品风险评估、投资者与产品风险的适配、信息披露、投资者教育5方面内容,利用大数据、机器学习等对投资者进行财富度、投资经验、风险偏好、流动性需求等多维分析,将客户的风险承受能力由低到高分为C1至C5级。通过3年的模型训练,中国平安陆金所已拦截3700多亿元的非适当投资。
 
  个性化产品推荐是基于用户分层和个性化标签,为用户匹配个性化投资产品,提供不同风险级别的智能投资产品,推送与投资者需求匹配度较高的资讯。目前,多数平台提供的智能投顾服务以股票、基金、债券等资产为主。
 
  用户追踪可以分为持续性管理和用户流失预警两部分。其中,持续性管理包括用户资产管理和投资行为分析。在资产管理中,一方面需要确保用户在投资金的安全性,并能根据产品收益自动调整和再平衡;另一方面,可以为用户提供配套资产、负债状况分析,便于用户快速了解当前资产状况,进行更合理的财富管理行为。投资行为分析则指对用户资金去向和购买、复购行为的追踪和分析,总结用户投资行为偏好,进一步深化投资者画像,同时也能更好地识别洗钱风险。此外,用户流失预警主要通过用户投资行为进行分析,重点关注资金流出较多的用户,并及时采取有效措施挽留用户,提升用户留存率。
 
  产品优化则是通过内外部数据实时分析市场需求,并评估测试现有产品,淘汰不合适的资产,追加新资产。此外,还可依据用户投资行为分析投资产品偏好,推出不同类型产品组合。
 
  风险意识需同步提升
 
  在数字财富管理的具体操作中,投资者可以通过平台安全性风险、资产风险、市场风险和法律风险等进行风险评估
 
  数字财富管理的出现并未削弱投资者的风险意识。研究数据显示,产品风险等级、收益率、认购平台、产品品牌等因素是目前投资者选择理财产品的关键考量因素。业内专家表示,在具体操作中,投资者可以通过平台安全性风险、资产风险、市场风险和法律风险等,进行风险评估。
 
  其中,平台安全性风险指的是数字化财富管理的出现,必然会有一批新的创业者进入,投资者在选择平台时需要仔细审核平台背景(工商登记信息、实际经营情况等)、底层技术(如技术提供方、测试反馈等)、资产来源及资金去向等。
 
  资产风险则是指为丰富平台产品,部分机构会代销基金、资管计划等产品,此类产品一般期限较长,参与方涉及基金/资管项目管理人、资金使用方等第三方机构,每个参与方、每个环节都存在风险。投资者一方面需关注基金/资管项目管理人的资质、历史资管项目情况等信息,评估项目管理方管理能力;另一方面,需关注产品信息披露情况,尽量选择信息透明度高的产品,并实时关注产品动态。
 
  此外,市场风险主要由交易性资产组合的市场价值波动引起,含利率、通胀、汇率等变动带来的风险。投资者需主动关心宏观经济环境、财富管理资讯,以提升风险辨识率,降低损失可能性。
 
  法律风险则是由于政策法规的颁布往往落后于新业态兴起所致。目前,我国互联网金融仍处于监管重压区,在创新过程中,数字化财富管理或许会出现一些监管空白的新型业务,因此,监管态度不明也为新业务发展带来诸多不确定性。
 
  “财富管理是以客户为中心,提供现金、信用、保险、投资组合等一系列金融服务,帮助用户更好地管理资产和负债,并平衡流动性需求的服务。而数字化财富管理是应用户财富管理需求升级所产生的。”陈燕玲表示,目前,我国数字化财富管理的探索仍处于早期阶段,市场空间巨大。随着各类参与方陆续进场布局,未来全球资产配置、金融科技、财富管理流程、用户体验等方面的竞争或进一步加剧,将推动数字化财富管理持续健康快速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