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财经数据 > 正文

零钱理财定位渐清晰

2018-06-02 09:11 来源:未知

零钱理财定位渐清晰

 

  5月28日,又一家基金公司对外宣称旗下货币基金将正式接入余额宝,这也是5月初以来,余额宝引入的第四只货币基金,如此“开闸”速度史无前例。

  毕竟在此前长达近5年的时间里,余额宝只向用户提供“天弘余额宝货币基金”这一只产品。得天独厚的渠道优势,令天弘余额宝货币快速成长为规模超过1.6万亿元的巨无霸。与此同时,货币基金潜藏的流动性风险也考验着基金管理者的决策能力。 基于防范风险的诉求,向多只货币基金“分流”之前,天弘余额宝已进行了限额、限购等一系列调整动作。

  这种瘦身和开放,来自风险控制的客观要求,也来自于蚂蚁金服“开放战略”带来的主动选择。伴随余额宝分流,近期网红产品花呗、借呗也均走向开放。

  在蚂蚁金服内部看来,开放需要一定契机。首先是技术达到了一定程度、其次是合作伙伴建立了互信。“余额宝走向开放用了五年,但花呗借呗差不多只用了三年,随着技术完善和大家对金融创新态度的变化,这种开放周期肯定会越来越短。”一位蚂蚁金服高管表示。

  通过主动瘦身并引入更多合作伙伴,余额宝正在走向2.0的发展阶段,谋求与更多基金公司实现双赢。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余额宝方面表示:蚂蚁的开放战略是非常彻底的,未来如果有更多符合接入标准的合作伙伴,余额宝也将进一步引入。

  首度开放

  2013年6月13日,以兼具理财及消费功能为亮点的余额宝正式上线,由于它只接入了天弘余额宝货币基金,因此用户将钱转入余额宝后,就相当于购买了这只货币基金,每天可获取一定的收益。

  不过早期,相较于理财功能,大多数余额宝用户更看重的是其便捷性——支持随存随取以及即时消费,与大多数人以往的理财经验并不相符。而作为嵌入式应用,主体支付宝强大的数据导流,则为余额宝迅速积累了用户群体。

  根据官方数据, 截至2013年12月31日,余额宝的客户数达到4303万人;而4年后,也就是2017年12月31日,余额宝用户共计4.74亿人,其中个人投资者持有份额占比99.94%。单从客户数据来看,将余额宝评价为改变国民理财模式的开创性应用,似乎也并不为过。而基金公司层面,一直以来都渴望分享天弘基金专属的流量红利。

  如今,随着天弘基金之外的4家基金公司先后接入余额宝,前者一家独大的局面或将打破,余额宝进入开放时代。

  余额宝的“开闸”并没有太多先兆,但却非常密集。5月3日,蚂蚁金服对外宣称,5月4日起,余额宝正式升级,将接入博时基金和中欧基金旗下各1只货币基金。这意味着,购买余额宝的用户第一次有了天弘余额宝货币基金之外的选择。16天之后,5月20日,华安基金宣布旗下华安日日鑫货币A(040038)接入余额宝;5月28日, 国泰基金旗下国泰利是宝货币基金正式接入余额宝。

  值得注意的是,升级后的余额宝并不支持同时持有多只货币基金。用户在升级时可以选择货币基金,但已经选定一只货币基金后,用户如要更换,则需满足包括“余额宝总资产为0,且无不可用余额;没有发放中的余额宝收益”等4项条件,才可以在余额宝转入页面看到选择货币基金的选项。

  据了解,新近接入余额宝的货币基金将“一键复制”余额宝目前所有功能,打通消费和理财,收益天天结算。但销售模式由基金公司直销改为网商银行代销。

  降压防风险

  对于开放余额宝的思路,蚂蚁金服方面曾表示,经过前期天弘基金采取的主动限额措施,余额宝货币基金规模增长得到了一定控制。如今采取多家合作的开放模式,可以进一步减轻单只货币基金规模过快增长的压力,更从整体上降低了单一货币基金集中度高的风险,也能够更好的提升用户服务体验。

  好买财富基金研究中心总监曾令华认为,(此前)余额宝的风险在于它太大了,(规模)太大本身就是种风险。现在余额宝引入其他基金后,有利于把规模分散在其他基金上,也就分散了风险。无论对余额宝,还是其他基金公司都是好事。

  有目共睹的是,在余额宝创造货币基金前所未有的增长速度的几年中,监管方面严控金融风险的工作也在逐步加码。从2017年9月,《公开募集开放式证券投资基金流动性风险管理规定》正式出台以来,几乎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传出新的货币基金规范或是窗口指导即将落地的消息。虽然部分新规仍在探讨阶段,但监管层严控风险的决心显露无疑。

  而作为国内最大规模的货币基金、1.6万亿元的巨无霸,天弘余额宝甚至已经提前规划、主动瘦身。去年5月以来,其四度调整个人用户申购额度;今年2月,又设定了单日申购额度。不久前,又将T+0额度主动从5万降到1万元。

  一位蚂蚁金服高管戏言:如果有基金要求每天最多只能买两万,全部持有不能超过10万元,每天的赎回只有1万元,这样的基金全市场只有一只,就是余额宝。

  在业内人士看来,从目前的多种措施看,余额宝正在强化和严格对基金风险的管理,在这方面,一定程度走在了其他机构之前。

  上述蚂蚁金服高管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过去几年货币基金出现流动性大冲击时期,余额宝岿然不动,非常稳健。这就是基于大数据的风控能力。“我们希望它是大家零钱的理财工具,而不是一个大的理财工具。”

  融合共生

  对于合作基金公司的选择,蚂蚁金服设置了明确标准。

  据介绍,此轮余额宝升级、与基金公司的合作,各方经过了充分的沟通和准备,并经历多轮系统和性能测试。对于基金公司及产品的选择,“最重要的是符合余额宝的普惠金融产品特性。”蚂蚁金服财富事业群副总裁祖国明此前透露。他表示,“除了满足监管对基金公司风险准备金的各项要求,我们更看重基金公司的投资稳健性,以及基金原有投资人的持有占比合理性等。从基金公司到基金产品的选择上,需要多方考虑,引入合适的管理人。”与此同时,与蚂蚁金服达成合作并非易事,基金公司需要做好多重准备工作。

  国泰基金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在正式上线前,我们与蚂蚁财富相关技术人员已经经过多次压力测试,确保系统稳定、安全和高响应速度。”他表示,在投资方面,公司成立了专门的投资策略小组,统一协调货币基金投资相关事宜。并从市场风险、信用风险、流动性风险、操作风险四方面制定了详细的风险控制措施。“为了支持余额宝项目,公司成立了专项技术开发运维团队。目前,系统具备每天千万笔的交易处理能力。对接余额宝项目的大数据服务团队,则通过数据分析,预测客户操作行为,应对大额申购赎回的可能,为利是宝基金的收益率的平稳运行做好保障。”该人士强调道。

  华安基金方面向记者透露,接入余额宝之后,华安日日鑫货币A在投资安排上,将采取小组化团队管理模式,除基金经理外,将配备专门的基助和交易员辅助投资;在研究安排上,除正常的投研会议外,将为该基金设置专门的每日研讨机制,并未为该基金制订了专门的管理规程以规范操作。公募基金作为投资门槛最低的大众理财工具,天然承载着普惠金融的使命。对于与蚂蚁金服的合作,博时基金副总裁王德英认为,借助蚂蚁金服的普惠金融服务平台和开放共享的金融生态系统,可以向客户提供更多、更好的普惠金融产品和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