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财经视野 > 正文

罕见国债市场操纵案!2年内频频倒手5只国债

2018-06-09 14:20 来源:未知

罕见国债市场操纵案!2年内频频倒手5只国债

在12万亿记账式国债市场实施市场操纵?这个真的有,这个人叫陈贤。
证监会最近公布了一份行政处罚决定书,表明陈贤在自己实际控制的账户间交易国债,影响了“国债1507”等5只国债价格,构成市场操纵。证监会决定对其处以100万元的罚款。
有意思的是,陈贤这个资金规模仅千万左右,两年时间内,在陈贤掌控的账户组在5只国债中,频繁互为对手方交易,累计对倒117次,期间成交数量占同期深市成交量比例均超过50%,最高达到87.81%。而这仅仅是为了节约利息支出,仅仅是为了12.63万元。
当然,在12万亿市场中,在不到200个国债交易品种,就能如此频频得手,从另外一个角度也说明交易所国债市场的流动性有待进一步提升。统计数据来看,2018年6月7日,交易所国债市场规模最大的上海证券交易所国债现货发行总额为10.43万亿,上市数量为195只,成交数量为1290手,成交金额仅为3.34亿元。
1.webp
2年时间内4个账户频繁倒手5只国债
被处罚人——陈贤手上共有4个资金账户,分别为:陈贤本人的账户,陈贤的配偶邱某某的账户,上海星核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账户(陈贤为开户经办人),高某峰本人的账户。
“邱某某”、“陈贤”、“上海星核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账户的资金均为陈贤、邱某某夫妻自有资金;而“高某峰”的账户在陈贤控制操作期间由陈贤和高某峰共同出资,盈亏两人平分。
这4个账户其中有2个为陈贤名下所有,但是这4个账户的实际控制及交易人均为陈贤。对5只国债的价格操纵发生在2014年9月至2016年1月期间,上述4个账户组成的账户组在5只国债中频繁互为对手方交易。
1、交易“国债1002”情况
2014年10月15日至10月24日,陈贤在自“上海星核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邱某某”账户之间交易“国债1002”,累计成交1800张,成交价格102.68元。10月14日该国债收盘价101.39元,中证估值97.55元。10月15日中证估值98.25元,10月24日中证估值99.19元。
2、交易“国债1412”情况
2014年9月1日至9月16日,陈贤在“上海星核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邱某某”账户之间交易“国债1412”,累计成交4.401万张,成交价格分别为103元和103.46元。8月29日该国债收盘价100元,中证估值为98.13元,9月1日中证估值98.03元。9月16日,以103.46元对倒1笔(10张),当日收盘价103.46元,中证估值97.97元。
3、交易“国债1425”情况
2014年11月5日至2015年12月30日,陈贤在“上海星核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邱某某”和“陈贤”账户之间交易“国债1425”,累计成交31.02万张,成交价格从105.58元拉升至120.85元。11月4日该债权收盘价100元,中证估值100.76元,第二天账户组以105.58元对倒1笔,当日收盘价105.58元,中证估值101.47元。
11月6日、7日,账户组以110.76元对倒2笔,两日收盘价均为110.76元,两日中证估值分别为101.47元、101.89元;11月10日至11月21日,账户组以111.86元对倒多笔,收盘价均为111.86元,11月21日中证估值102.26元;11月21日至12月31日,该国债价格一直为111.86元,12月31日中证估值103.25元。
2015年1月5日至2015年12月30日,账户组以120.85元对倒多笔,收盘价均为120.85元,12月30日中证估值109.67元。
4、交易“国债1507”情况
2015年6月2日至12月24日,陈贤在4个账户之间交易“国债1507”,累计成交10.024万张,成交价格108.47元。6月1日该国债收盘价100元,中证估值99.69元。6月2日至12月24日,账户组以108.47元对倒多笔,收盘价均为108.47元。6月2日中证估值99.75元,12月24日中证估值103.77元。
5、交易“国债1512”情况
2015年9月2日至2016年1月5日,陈贤在“邱某某”和“陈贤”账户之间交易“国债1512”,累计成交20.01万张,成交价格101.86元。9月1日该国债收盘价100元,中证估值99.62元。9月2日至2016年1月5日,账户组以101.86元进行多笔对倒,收盘价均为101.86元。2015年9月2日中证估值99.61元,2016年1月5日中证估值100.29元。
操纵国债价格的目的是为了这个?
操纵国债价格肯定是为了盈利,但是国债票面价格波动并不大,所以投资资金规模在国债市场投资上十分重要。不过,从陈贤手上共有的4个资金账户交易情况来看,规模不超过千万。
从成交量情况来看,陈贤掌控的账户组在5只国债中,从2014年9月1日至2016年3月31日,几乎完全是陈贤一个人的交易,频繁互为对手方交易,累计对倒117次,期间成交数量占同期深市成交量比例均超过50%,最高达到87.81%。陈贤参与交易的70个交易日中,有39个交易日的对倒成交量占市场成交量比重达100%。
显然,陈贤大部分时间都是自己左手倒右手,这波操作是要干嘛呢?
据证监会披露,账户组操纵5只国债价格,并以操纵形成的价格为基础,通过国债质押式回购向中国结算超额融入资金。
据了解,国债1002、国债1412、国债1425、国债1507、国债1512实际累计质押融资分别为262天、14天、456天、317天和176天,日均超额融入资金分别达到10.26万元、19.83万元、233.93万元、129.57万元和134.22万元。
陈贤操纵上述5只国债价格,超额融资成本约12.91万元,按同期央行一年期基准贷款利率5.35%计算,其应付利息成本约25.54万元,因此节约利息支出约12.63万元。
证监会认为,陈贤以影响债券收市价格进而在国债质押回购业务中多融入资金、减少融资成本为目的,利用交易所债券收盘价形成机制,在自己实际控制的账户之间进行对倒,影响相关国债价格,因此对陈贤处以100万元的罚款。
对于上述处罚,陈贤虽然提出申辩,表示自己没有影响及试图影响交易价格或交易量,也没有引诱他人参与交易、为自己牟取不正当利益或转嫁风险,但经证监会复核后依然被认定为操纵证券市场并进行罚款。
交易所国债市场到底怎么样?
交易所债券市场是我国最早进行债券交易的场所,也曾是最初各金融机构唯一的债券交易场所。后由于银行资金大量违规流入股市,导致股票市场产生严重泡沫,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各商业银行停止在证券交易所证券回购及现券交易的通知》(银发[1997]240号),要求商业银行全部退出交易所市场,同时成立了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
从此,我国的债券市场便一分为二。到目前为止,我国的债券交易市场已经发展为沪、深证券交易所市场,银行间债券市场,商业银行柜台交易市场。
2.webp
交易所债券市场也被称为,场内市场,包括上海证券交易所,深圳证券交易所,市场参与者既有机构,也有个人,属于批发和零售混合型的市场。个人想参与交易所国债交易,可以直接去证券公司开户即可。
从上述图表来看,交易所国债市场,主要交易的都是,记账式国债,截止2017年末全国记账式国债存量规模为12.20万亿元。
3.webp
上图是,2017年末在中央结算公司登记托管的主要券种持有者结构。
从图中来看,记账式国债中,证券公司一栏中,持有总额为551.89亿元,由于个人投资者在交易所国债市场买卖集中在证券公司进行,当然证券公司持有额也并不一定都是个人投资者,也可能是机构投资者或者证券自营业务。但是,从总额来看,占比非常小。个人参与交易所国债交易的总规模不到3%。
交易所国债市场流动性有待进一步提升
通常,债券换手率就是衡量市场流动性的核心指标。以国债市场为例,截至 2016 年,中国市场的换手率为 2.79%,远低于成熟市场,美国、日本、英国和韩国的换手率分别为 11.97%、4.77%、3.68%和 4.12%。
4.webp
再具体到交易所债券市场,主要集中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我们来看看具体数据
5.webp
6.webp
从上图来看,到2018年6月7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国债现货发行总额为10.43万亿,上市数量为195只,成交数量为1290手!成交金额为3.34亿元。由此,也可以看出,有一大部分,国债品种的成交量非常小。
同样在银行间国债交易情况,下图是6月7日,银行间债券交易结算情况表。
7.webp
从上图来看,银行间国债市场上市数量为49只,成交金额为658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