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材料行业 > 正文

日美对军事材料的禁止出口

2018-04-15 11:47 来源:未知

日美对军事材料的禁止出口

材料是武器制造最为重要的一部分,若是没有必需的材料,那么估计相关武器装备也就无法顺利研制生产。从技术结构来看,军事工业中的生产技术和工艺层次高,科技人员所占比重较大。科学技术的重大突破,促进了军事工业生产技术的迅猛发展,新的加工设备和新工艺在军事工业中得到了广泛的应用,如数控机床、计算机辅助制造系统、工业机器人、柔性制造系统以及计算机集成生产系统等。生产技术和工艺层次的提高对生产人员的素质也随之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使军事工业的劳动力结构正在朝着智力密集型的方向发展,不少军工企业的从业人员中如科学家、工程师、与管理人员总人数的比例已超过50%。而第三世界军事工业仍然没有摆脱对少数军事工业大国的技术依赖,主要还是依靠发达国家的许可证生产,真正具备独立自行设计与生产能力的国家为数极少,而且也只是集中于个别比较简单的武器领域里。


从军事工业的世界格局变化来看,尽管发展中国家军事工业在不断崛起,然而控制世界军事工业的仍然是少数军事工业大国。世界军事工业发展的不平衡现象仍然十分突出。从整体上来看,由于美国、俄罗斯、日本和少数西欧国家垄断了军工生产的某些关键技术和关键部件,实际上控制了世界军事工业的要害,这主要表21世纪初以下几个方面:首先是军用电子设备。军用电子设备是现代武器系统中最核心的部分,也是军工生产中最保密的部件。美国等国为适应军事需要而发展起来的超大规模集成电路等电子技术,已奠定了在军用电子领域中的领先地位。其次是动力装置方面。动力装置是现代武器系统的最核心部件之一,没有动力装置提供足够的能量、速度,并具有一定的可靠性,任何先进的飞机、舰艇、导弹等都将失去军事价值。我国的军用武器材料一直以来也是从石器开始,一步一步发展到了今天的碳纤维。碳纤维是当今很多武器制造的关键材料。


钢铁制造的重型武器已经无法适应当下的时代需求,而信息化的高科技武器则越来越受欢迎,甚至在未来战场上将主导胜负。现代军事工业的分工协作化程度越来越高。现代武器装备系统结构日益复杂,高技术含量越来越高,加上武器装备更新周期在不断缩短。为了适应武器装备的这一发展规律,不仅军事工业内部分工协作程度在不断提高,而且军事工业与非军事工业之间也存在着日益密切和广泛的分工协作关系。高科技武器最需要的就是碳纤维这种重要材料,之所以重要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其超高的强度,要知道碳纤维的强度已经远远超越钢铁。他是一种含碳量在95%以上的高强度、高模量纤维的新型纤维材料。它是由片状石墨微晶等有机纤维沿纤维轴向方向堆砌而成,经碳化及石墨化处理而得到的微晶石墨材料。碳纤维"外柔内刚",质量比金属铝轻,但强度却高于钢铁,并且具有耐腐蚀、高模量的特性,在国防军工和民用方面都是重要材料。它不仅具有碳材料的固有本征特性,又兼备纺织纤维的柔软可加工性,是新一代增强纤维。


技术的落后直接导致中国碳纤维产品质量与进口产品之间的明显差距,也极大地限制了国产碳纤维产品在高端领域的应用。有数据显示,中国碳纤维产品在应用上集中于低端领域,在碳纤维质量要求较高的航空航天领域的应用比例仅为3%,远远没达到国际上碳纤维行业在航空航天领域应用占比的平均水平,而在质量要求相对较低的运动休闲用品领域,碳纤维的应用比例却高达80%左右,四倍于国际上碳纤维在运动休闲用品领域应用的平均水平。但国产碳纤维落后的技术却制约着中国碳纤维行业健康稳健发展。日本为了压制我国新武器的研制,更是修改规定杜绝碳纤维出口,甚至还对碳纤维投资国提出了某些限制。日本的此举很明显针对的就是中国。其实我国在碳纤维材料的研发与制造方面已经有了突破,因为毕竟我国早就将该项目纳入了重点研发行列,所以虽然现在该材料在技术与产量上还并未达到西方水平,但是也可供本国使用了。2018年2月,中国完全自主研发的第一条百吨级T1000碳纤维生产线在江苏连云港开发区实现投产且运行平稳,标志着我国高性能碳纤维再上一个新台阶,迈入了向更高品质发展的新时代。未来随着我国进一步发展,在碳纤维技术方面赶超美、日也不无可能。其实对于美日所需要的稀土,我国也完全可以禁止其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