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产业经济地图 > 正文

农业收种“一条龙”!“三夏” 变“两夏 ”

2018-06-09 14:19 来源:未知

农业收种“一条龙”!“三夏” 变“两夏 ”

 芒种已过,全国夏收进度已经过半,截止到66日,全国已收获冬小麦面积1.94亿亩,这其中机收的比例达到了94.3%。当晚,《央视财经评论》邀请到农业农村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室副主任楠与央视财经评论员刘戈做客,深入解析。

在今年的夏收工作中,有哪些新的发展和突破?

互联网应用深刻改变夏收生产工作

姜楠(农业农村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宏观室副主任):先解释一下,因为刚才主持人提到了我们俗称的三夏,就是夏收、夏播和夏管,那么现在逐渐变成了两夏,也就是夏收和夏播能够实现一个一体化的服务。我们现在一条龙的农机化作业模式,应该说对夏收的生产和工作,起到了非常非常重要的作用。那么刚才您提到数字化和信息化,我觉得互联网是真正的改善了我们的生产,互联网也在我们农业当中有非常重要的应用和推广,比如说我们最为突出的,现在我们的农民也真心的厉害了,不光会用手机上微信,还会用手机进行农机化的作业了,比如说有一些微信的预约,跨区的直通车,还有我们APP的应用,还有滴滴农机。

信息化手段全面提高夏收机械化程度

刘戈(央视财经评论员):信息化的新应用,在去年对我来说,还比较新鲜,但是今年看样子就已经是非常普遍了。实际上从机械化的角度来说,这种中国式的农业机械化进展,应该说是非常神速的。其实在2009年的时候,将近十年前了,河南省的小麦收割,差不多就突破了95%,就使用机械了,我为什么叫中国特色呢,就是说这种方式跟西方这些大农业不太一样,西方大农业是自己农场,自己的农业机械。但是我们的农业,我们承包责任制都还是一家一户,有一些地方有流转比较大块的庄稼,但是大部分还是相对面积比较小的,那么这样的一些农户,如果要是他买农业机械,自己去买太不划算了,效率太低,所以最后出来一些专业的队伍,有一部分农民,他从原来种地的,现在变成了专业的农业机械专业户,也就是它买拖拉机,买收割机,买各种农业机械,这个农业机械,虽然是对于每一家每一户的农户来说,农业机械他不多,但是在真正使用起来的时候,尤其是小麦,所以在小麦进步的速度非常快,十年前基本上已经实现了机械化的全流程。现在我们在全国范围内,小麦的耕种收机械化水平,都能达到95%的。

在信息化,包括我们刚才看到的数字化方面,未来可能还会有一些什么新的发展方向?

以北斗技术为代表的数字化技术有效提高播种效率

姜楠(农业农村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宏观室副主任):因为数字化,或者说互联网也在逐渐的渗入到我们的农业当中,比如说现在非常有突破的,我们自主研发的北斗技术,已经逐渐在我们的农机作业上开始应用了,这个我觉得是节约我们的播种时间,提高我们的播种效率,提高收获的效率,这个都会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刚才刘老师提到,就是我们现在整个规模化的情况,确实我们规模化可能在现在看来,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我们机械化的一个发展,确实是这样,因为规模化是机械化的一个前提和条件,但是因为我们国家地比较大,也比较分散,农户又比较多,现在又出现一些老龄化的现象,比如说有一些地区的农民都是一些老同志在种地了,其他的年轻都出去打工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说农机的作业还是非常有作用,非常有意义的。

能不能再通俗的给大家解释一下,什么叫做托管服务?

将农业生产一条龙外包与专业服务性组织

姜楠(农业农村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宏观室副主任):托管是指在我们现在土地没有流转的情况下,我把土地全都包给别人了,你去帮我种吧,我自己就不种了,我就当甩手掌柜了。这样让农民真的很轻松了,并且我们的托管服务,真的也是越来越厉害了,从夏收来看的话,我们不光机收、机播可以实现一条龙服务,同时像我们一些机械化的烘干,秸秆的处理,植保全都可以同步跟进,这样的话真的是大大提高了效率,那么再扩张一点来看的话,我们不光在我们夏收,就是我们收的阶段,在其他的产前、产中、产后我们都可以实现。比如说我们产前的时候托管出去,别人来给我买化肥,买农药,买这些生产资料,买种子,我自己什么都不用管了,让我们托管服务的同志来给负责就可以了。

托管后收益分配方式出现变化

刘戈(央视财经评论员):我理解托管的这种方式和流转这种方式不一样的地方,其实是收益的分配方式不太一样,如果是流转了以后,咱们定好了,比如今年按照一年800块钱,还是700块钱一亩地,亏了赚了都是流转方的,你已经把地流转出来,反正你就拿这么多钱就行的。最后种出来的粮是归别人的,跟你没关系了。反正我给你固定的收益。但是这个托管,可能就是说,这个地名义上没流转出去,但是它最后产出了以后,别人全部把这一个流程干完了,但是根据收益我们来分配,比如说我拿走10%,比如说我服务方拿走10%,或者20%的收益,这就是我们流转费,它风险公担,这样在农村我们专业化服务上面一种新的方式,有人如果不愿意把土地长时间流转出去,通过这样的一种方式,也算是一种新的尝试。

托管服务是否更适用季节性外出打工家庭?

刘戈(央视财经评论员):就是如果他不愿意把土地完全流转出去,因为现在还有一些农民,或者是从情感上对土地的眷恋,或者是由于还是有一些不踏实,因为农村土地流转之间,很多都是亲戚朋友之间,产生很多纠纷,这样我不愿意把土地完全流转给别人的时候,那就采取一个退而求其次的办法,我通过一个外包的方式来实现。

姜楠(农业农村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宏观室副主任):还有一些老年的农民朋友也是这样的,他自己干不动了,或者是比较辛苦,他就可以把地直接给别人了,托管出去,然后他就可以比较轻松,这样也是一种形式。

能不能粗略计算一下,如果托管出去的话,大概会节约多少成本,效益会提高多少,这个账好算吗?

托管方式机会成本明显

姜楠(农业农村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宏观室副主任):这个账确实不好算,它是这样的,因为我们农民朋友在种地的时候,是不记入自己的投入成本,有自己的人工成本的。如果说不记入这个的话,农民可能感觉我还要交钱给别人去种,我是赔的,我是有成本的。但是反过来来看,农民是有机会成本的,我是托管给你了,我把地给你了,但是我可以出去打工,我可以挣的更多,这样的话,应该说对农民收入的增加,就会起到很重要的作用了。

托管后更重要的是集约化服务

戈(央视财经评论员):我觉得种地需要这样的专业服务化,但是我觉得可能更重要的是集约化,也就是说能够有这些真正托管别人地的,这样一个合作社也好,或者是机构的话,他能够流转,不管是流转,还是托管,更多,更大面积的,或者是更长时间,更稳定的一种关系。那么这样的一种关系,能够让土地真正的耕种者,能有长期的打算,能够对土地有投入,同时把成本降下来,因为现在我们看,中国现在农业生产效率的低下,最大的问题是土地的集约化程度不够高,大家即使是流转,或者是托管,它还是一个临时性的行为,今年托管了,明年我可能不托管了,然后整个这么大的一块地,中间这一块张家托管了,那面同样一块地里面,李家这块不愿意托管,那么这个拖拉机开进去以后谈的价钱不一样,所以就没有办法形成一个真正的,就是通过机械化、智能化,能够把机械化和智能化的能力充分发挥这样一种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