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经济观察 > 正文

农业和轻工业发展到位

2018-06-12 14:00 来源:未知

农业和轻工业发展到位

农业和轻工业发展到位

金正恩上台后就寻求改善朝鲜人民的日常生活,将增加粮食生产视为朝鲜经济繁荣的重中之重。朝中社2012年元旦社论指出,全党、全国、全民要集中一切力量搞好农场建设,号召农场跳出体制和规定的框架,根据自身实际情况探索新的农业管理方法。

在此思想指导下,朝鲜政府增加化肥产量、扩建温室塑料薄膜生产线为全国农村兴建大棚。农业部门目前在朝鲜GDP中所占比重达到22%。

5月初的朝鲜农村还没开始播种,当地农村的耕种方式仍未实现现代化——农民赤手、赤脚或用牛拉着犁耙在农田里翻土,自行车仍然是最常见的交通工具,老旧的耕种机算是奢侈品。

稻米耕种总面积近45万公顷的朝鲜,由于天灾和农耕用具的匮乏,粮食供给经常面临短缺,无法达到每年500万-600万吨的需求标准。不过,近年来农民耕种的积极性较几年前相对提升,粮食供给情况已逐渐改善。这在部分程度上要归功于朝鲜经济管理体制的调整。

2012年6月28日,金正恩提出“我们式的新经济管理体系”,简称“6·28方针”,在农业、工业和商业领域推动新政策。在农业方面,实行类似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圃田担当制”:在维持协同农场体制的前提下,缩小分组规模,从原来15个-20个家庭缩小到3个-5个;政府允许农作物按7∶3分配,70%由国家收购,30%依劳动比例直接对农民发放,农民可以低于市场价但高于配给价格卖给国家。

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李枏指出,在新制度下,农民可以保有自己多生产的余粮,但很多农民并不知道如何到市场上买卖,政府又设计卖回给国家的制度,贩售高产量的农民能登上农村英雄榜。由于这一制度变化,即使于2015年-2016年连续两年经历旱灾,朝鲜仍能满足粮食供给。联合国粮农组织网站数据显示,朝鲜2015年粮食产量为548万吨,2016年在受旱灾严重影响下,年产量仍达500万吨,基本满足了全国的粮食供给需求。

朝鲜的粮食价格也保持了相对稳定。根据韩国媒体长时间追踪三大城市(平壤、新义州、惠山)市场价格,今年5月29日为止,大米平均价格为5041朝元1公斤(约合人民币4.2元/公斤),相较于2017年4月,大米价4900朝元1公斤(约合人民币4元/公斤)。另外,5月底玉米1公斤平均价格为1990朝元(约合人民币1.65元),猪肉1公斤为11916朝元(约合人民币9.9元)。

追踪朝鲜经济发展多年的西尔贝斯坦(Benjamin Silberstein)分析指出,即使在“极限压力”制裁下,朝鲜市场价格也一直维持稳定,但他不清楚其中原由。曾经于去年末访问平壤的北京大学朝鲜文化研究所名誉所长崔应九告诉记者,汽油价格去年确实上涨了,但是政府要求巴士公司必须自行消化上升的成本,不能反映在票价上。

金正恩上台后为解决民生问题的另一大政策就是加大对轻工业投资。

朝中社报道金正恩在2013年3月13日的全国轻工业大会上指出,“我们要出口丹川地区矿产和有色金属,将其资金用于轻工业发展,消灭轻工业产品非法交易现象,改善轻工业品依靠进口的局面。”金正恩指示大幅削减对重工业、水力发电等领域的投资,将资金转向农业、商业和轻工业。

在其他场合的公开发言进一步反映他对此政策的重视。“吃穿住靠别人,到头来头脑中的思想也会变质……消除进口病也是社会主义保卫战。”

为实现这一目标,朝鲜政府鼓励企业间竞争已呈明显态势。以丹东为据点,曾多次与金正恩直接交流的加拿大商人李万福(Michael Spaver)告诉记者,数年前朝鲜只有一家牙膏工厂,现在不止一家。消费类食品领域的竞争更为显著,土豆片、方便面口味不断推陈出新,各厂商希望能找出受消费者青睐的产品。自制糖果、饼干、巧克力等商品的种类不断增加,包装也不断改良和现代化。近年来新义州春香化妆品厂和平壤化妆品工厂的竞争就相当明显;春香近年生产的产品已从基本洗面霜、乳液拓展到面膜、眼霜、人参香皂等。

在其他配套经济政策下,农贸市场的增加也是金正恩主政以来的一大变化。卫星照片分析显示,至今年2月,朝鲜境内正式农贸市场达480个,其中一大部分在金正恩上台后进行扩张、搬迁,不同于2002年后大量出现的黑市,这些市场员工都是持有正式销售许可的女性,她们的交易合规,但需要依所得比例上缴费用。

急需解除封锁

按照朝鲜既定国家发展路线,在粮食供给和轻工业达到一定水平之后,其经济政策下个阶段的重点就是独立自主发展重工业,李枏告诉记者,“寻求解除禁运是其中最重要的任务。”

朝鲜总理朴凤柱于4月11日第十三届最高人民会议第六次会议进行报告,他指出去年各工厂完成年度工业总产值计划和年度国民经济计划,但是接下来全国还需按“自给自足的原则实现设备和原材料的国产化来搞活生产”。

他进一步指出,接下来:电力工业部门需维修补充尚未完善的电力设备;采取降低火电厂煤炭消耗定额的科技措施;冶金工业部门要致力于进一步完善利用吹氧法熔炉的朝鲜式主体铁生产体系,积极采用先进技术来提高钢铁质量和增加钢种;机械工业部门要积极推进机械厂的现代化,无条件完成拖拉机和载重汽车生产目标;在农业上要积极采用高产耕作法,决定性地提高耕作的机械化比例等。

去年12月22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制裁决议禁止朝鲜进口所有工业机械、运输车辆、钢铁和其他金属,且进一步限制了朝鲜的原油和成品油进口数额。

前述欧洲商人对记者指出,由于禁运,别说吸引外国投资,朝鲜企业连对外出口产品赚取外汇再转回投资国内企业和工厂的做法都有困难,因此,为进一步发展经济,寻求制裁的减轻或解除对朝鲜下一步发展至关重要。

随着近几个月来外交环境的松动,活跃在中朝边境的商人已能观察到朝鲜对外寻求商机的动向。李万福说,自5月底以来,他观察到不同朝鲜企业开始派出代表,希望拓展外国市场。他解释,经过去年的起伏,形势已经稳定下来,大家似乎不再担心核战争,朝鲜人对未来“感到乐观”。

另一方面,商人们也急于寻找下一个市场和廉价劳动力生产基地。李万福5月就曾带领两个商业考察团赴朝参观交流。他介绍,今年以来朝鲜吸引的投资主要集中于建筑业、避免破坏环境的生态旅游业、元山葛麻海岸旅游区,包括太阳能、风力、水力发电等再生能源和新技术农业等。

不过,鉴于开放可能带来各种变数,他认为朝鲜并不急于开放,对于引进外国投资相当谨慎,他们“不希望某一个国家的投资比重过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