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经济观察 > 正文

经济增速放缓后 美联储何时会停止加息

2018-12-05 18:24 来源:未知

经济增速放缓后 美联储何时会停止加息

        展望2019年,摩根士丹利首席美国经济学家EllenZentner团队认为,美国经济增速将在明年从2018年的2.9%放缓至2.3%,其中四季度增速将从今年的3.1%放缓至1.7%。到2020年,美国全年经济增速预计将进一步放缓至1.9%,但GDP会在四季度重新加速,回到高于趋势增速的2.3%水平。

  摩根士丹利预计,利率走高叠加贸易阴云未散的大背景下,美联储开始围绕中性利率制定货币政策,并在今年12月、明年3月和6月再加息三次,将利率上调至2.875%。但到了明年9月,美联储将认为已进入货币政策制定的“第三阶段”,随之暂停加息步伐。2020年,随着经济增速回升至潜在水平以上,核心PCE通胀率进一步上升,美联储届时将加息四次,到年底时利率可以达到3.875%。

  市场十分关注的经济衰退风险方面,摩根士丹利认为,美国经济在2019年滑入衰退的可能性依旧很低,仅有15%左右。但到了2020年下半年,将有明确信号表明经济已经进入扩张的最后阶段,衰退可能性由此上升到30%。

  基本面侧写

  未来两年,美国经济究竟是好是坏?摩根士丹利给出了两大极端预期:

  “熊样”:金融状况冷如寒冬

  贸易摩擦全面升级致使投资下滑,动荡的市场和企业债息差大幅扩大,金融环境持续大幅收紧,经济增长进一步遭到抑制。

  2019年下半年,美国GDP出现负增长,美联储开始降息并停止缩表。2020年,降息进一步加速。随着经济衰退程度越发严重,美国重回零利率时代。

  “牛气”:更高的生产力争取更多时间

  失业率急剧下降叠加薪资增速攀升,美国经济继续增长,远超趋势增速。生产力依旧保持在高位,劳动参与率明显上升,为供给侧赢得时间。但由于失业率过低,经济过度增长,促使货币政策制定者做出更为积极的反应。

  到了2020年,美联储在每一次会议上都倾向于加息,最终减弱经济增长势头。后年年底,通胀加速叠加失业率触底,美国经济将明显进入过热阶段。

  通胀前景:走高

  摩根士丹利预计,美联储首选的通胀指标——核心PCE物价指数将在明年涨超2%,并在2020年进一步上升至2.5%或更高水平。

  具体来看,2%的核心PCE同比增幅将会持续到明年年初,但在关税、更高的医疗服务价格通胀和劳动力市场非常紧张所带来的上行压力接踵而至之后,这一指标将在2019年底上升至2.3%,到2020年四季度则达到2.5%。届时,核心CPI同比也将涨至2.8%。

  就业放缓薪资增长加速

  摩根士丹利看到,2018年以来,美国就业增长趋势仍保持着惊人的弹性。截至今年10月,美国每月平均新增21.3万个就业岗位。

  展望未来,上述投行预计,2019年美国就业增长将温和放缓至每月新增14万个岗位,随后在2020年小幅回升至15.3万人。尽管有所放缓,这一数据仍旧足够强劲,可以继续为失业率带来下行压力。

  摩根士丹利认为,失业率将在2019年下滑至3.4%,并在2020年随着经济增速超过潜在趋势而进一步下滑至3.2%,创下自1953年以来的新低。随着失业率下降,劳动参与率也将提高至63%。

  随着劳动力市场达到或超过充分就业,劳动力供应短缺也变得更具约束力,并为工资增长带来上行压力。摩根士丹利预计,薪资增速将在2019年四季度加速至3.5%,并在2020年进一步上涨至4.0%。

  美联储加息前景:明年6月后停下脚步

  摩根士丹利预计美联储将在今年12月、3月和6月加息,将利率上调至2.875%。随后停下加息步伐,围绕中性利率进行决策,到2020年再加息四次,届时利率将在年底达到3.875%。但摩根士丹利也指出,即使美联储判断利率接近中性,这并不意味着美联储必须停止加息,而是表明了鲍威尔必须停下来评估加息的影响。

  通胀仍是美联储考量的关键制约因素。目前,家庭和金融企业的资产负债表表现比过去好得多,而非金融企业杠杆则是当前经济所面临的最大威胁——可能扩大美联储加息所带来的紧缩效应。金融条件继续收紧,令摩根士丹利认为美联储预测中位数在明年6月达到中性后,FOMC将停止加息、继续缩表。

  与此同时,考虑到许多委员可能将通胀归咎于关税等暂时性因素,2.3%的核心通胀率并不会迫使美联储在明年下半年继续收紧政策。摩根士丹利还称,暂停收紧政策将会为下半年金融条件的放松创造条件。这种放松的影响有可能被明年三季度增长放缓所带来的恐慌而推迟。

  但当市场看到衰退还未到来的明确信号,更为宽松的金融环境将推动经济再次加速增长,超过潜在增速。

  衰退何时到来?

  摩根士丹利直言,美国本轮经济扩张将缔造历史最长纪录,时长延伸至2020年之后。尽管2019年经济增速有所放缓,但美联储停下加息脚步以应对下行风险,衰退可能性仅有15%。但到了2020年,通胀走高,美联储被迫收紧政策,衰退可能性将会翻倍。

  摩根士丹利称,若单看上述模型,明年迎来经济衰退的可能性仅有10%甚至更低。但该投行所评估的结果稍高,主要是考虑到贸易紧张局势升级风险,以及企业杠杆过高可能导致金融体系脆弱。多年以来,这种杠杆在接近零利率的环境下成长,很有可能会放大美联储加息所带来的紧缩效应。而这些下行风险正是摩根士丹利预计2019年经济增长将大幅放缓的原因之一。

  楼市并未过热

  作为对利率十分敏感的行业之一,美国楼市正在对紧缩的货币政策做出反应。在楼市面临抵押贷款利率和房价双高、供应受限的情况下,摩根士丹利预计住房投资将持续疲软,对整体经济增长没有贡献。

  上述投行将美国房屋建设和销售近来的疲软归因于抵押贷款利率上升,并称更高的抵押贷款利率将使2018年美国单户住宅营建许可增长率下降5%。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建筑业劳动力短缺也是限制建房的因素之一。

  摩根士丹利表示,如果近来楼市活动的疲软是因为供过于求,那就确实会引发更大的担忧。但现在,千禧一代终于入场,收入增长和人口数量支持了强劲的需求。

  与此同时,房价连续七年上涨,为部分地区购房能力带来压力。尽管如此,摩根士丹利并未看到楼市广泛过热的状况。该投行楼市策略师预计,到2019年,房价指数HPI将从此前的5.0%-7.0%放缓至2.0%-2.5%。

  贸易:拖累经济增长

  摩根士丹利指出,关税或在一定程度上限制出口增长,全球经济增长放缓或又致使进口温和增长。由此,净贸易将在2019年拖累美国经济增长,平均每个季度为GDP抹去30个基点,与过去5年的贡献大致相同。考虑到贸易政策仍是关键风险,也是不确定性的来源,该投行认为,明后两年经常账户赤字将进一步扩大。未来,经常账户余额占GDP比例将从今年的2.4%,扩大到2019年的2.6%。到2020年,这一数字还将上升至2.9%。

  消费:整体状况良好

  摩根士丹利指出,在财政政策持续审慎、收入增加、税负减轻、消费者信心增强的支持下,美国家庭的整体状况仍然相对良好。2018年,退税季将创下纪录新高并拉动需求,由此造成下半年的支出放缓。该投行预计,明年春季返还的所得税将大增620亿美元,助力一季度储蓄率飙升,明年2、3月份高价商品销量也将上升。

  由于非必须消费品需求提前到了第一季度,二季度的消费者支出应会大幅放缓。摩根士丹利认为,一季度实际PCE增长率可以达到3.0%,颇为强劲;但到二季度,这一增速将放缓至1.8%,三季度则将进一步放缓至1.2%。但摩根士丹利也特别提醒称,消费者支出放缓主要是退税季推动需求提前的结果,而非美国家庭消费状况潜在恶化的不祥前兆。

  政府预算:刺激政策红利消退

  摩根士丹利预计,在特朗普减税大幅压低财政收入的情况下,美国2018年的预算赤字将占GDP的3.7%,仅略高于2017年3.5%。但在获得国会批准的支出远超自动减支预算上限之后,赤字占比将上升至4.1%。由于政府支出没有超出2月份预算案的水平,在2018财年,美国财政赤字少得出人意料。到了明年,支出预计将攀升至预算水平,但减税增支等财政刺激措施的所产生的综合影响将远不如今年。

  而在2020年,预算赤字占GDP比重将略有下降,回落至3.9%的水平。其原因在于,支出增长仍在控制范围内,收入增长则受经济回暖提振有所回升。具体数字方面,摩根士丹利预计,无论是2019年还是2020年,美国预算赤字都将略低于9000亿美元,不会超过1万亿美元大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