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经济观察 > 正文

万亿备付金集中存管 央行此举有何深意

2018-12-06 10:21 来源:未知

万亿备付金集中存管 央行此举有何深意

备付金集中交存不是标准意义上的金融创新,只是支付手段的改进。所以,备付金集中交存并不影响金融创新。

近日,央行支付结算司下发特急文件,要求支付机构能够依托银联和网联清算平台实现收、付款等相关业务的,应于2019年1月14日前撤销开立在备付金银行的人民币备付金账户。

所谓备付金,简单而言,我们网上购物存留在第三方支付机构的预付款,就是备付金。

备付金余额在2017年第三季度就达到了8000亿元,现在估计突破了一万亿元。央行的特急文件意味着今后备付金不再分散管理,而是实行集中交存管理。

部分备付金已成风险资金

备付金本来是一个多赢的设计。通过这个设计,消费者和商家之间降低了交易信任成本;第三方支付机构开发了有较高收益率的理财产品;商业银行拓展了清算业务。

那么,为何要改呢?沉淀在支付机构的备付金对机构来说就是负债,只有交了预付款的消费者是债权人。而随着备付金结余越多,暴露出的风险也越大。这主要表现为挪用占用备付金。在近期披露的几个相关案件中,第三方支付机构挪用占用备付金的规模达到了亿元以上。所以,主管部门出手不是没有现实依据。

目前市场也存在一些疑虑,比如主管部门出手是不是干预市场,第三方支付机构会不会受到冲击,是不是不利于金融创新等。

首先,备付金集中交存管理,是不是干预市场?

某种程度上是的。但干预源于现实中已经出现的备付金风险。而且,支付机构享受的协议利息,本来就不是支付机构的自有资金增值所得。这些红利最终将体现为净利润,但却是消费者的预付款帮他们挣的。消费者并未因此获得更好的服务,相反,许多用户感受到了信息泄露的问题。这些足以构成主管部门干预的理由。

此外,万亿备付金集中管理,主管部门并不得利。央行是政策性银行,没有经营任务,集中管理只是给备付金找了一个没有挪用占用资金隐患的安全仓库。所以,整体来看,万亿备付金集中交存动作不大,属于微观审慎管理,而且有必要。

备付金集中管理是早公之于众的慢动作

之所以说央行此番动作不大,是因为备付金集中管理早就是公之于众的慢动作。

去年底央行就已发文,2018年1月仍执行集中交存比例20%的原有政策,但从2月起到4月,交存比例就逐月提高,将比例调高到50%。6月,央行明确给出了支付机构100%集中交存备付金的时间表。

清晰的慢动作代表了清晰的政策走向,内部人士透露,支付机构早就做好了相应准备。不过,冲击还是有的。相对而言,对支付宝、京东这种占备付金大头的大企业冲击相对较小,而那些中小支付机构则有可能面临存亡危机。

支付市场将给占备付金大头的企业腾出一些市场空间,而存活下来的支付机构,虽不再能躺着挣钱,但仍可以站着挣钱。这就是挣保证支付安全的手续费和增值服务费。

有人怀疑,备付金集中交存可能影响金融创新。但无论在美国还是中国,网络预付、第三方支付都不属于标准的金融业务。在美国,它被定义为货币转移业务,在中国,被定义为非金融业务的迹象明显。

所以,备付金集中交存不是标准意义上的金融创新,只是支付手段的改进。中美在管理上的相同点是,都交由银行和银监部门实施监管,通常都采取审慎管理的方式。

不同的是,中国的管理机制还缺乏市场化的防火墙构建。比如,美国一些州会要求货币转移商出钱购买担保债券,出了事,监管部门就可享受担保权益。所获权益再分配给消费者。这类似于强迫支付机构为公众买保险。

相对于美国监管的种种措施,将备付金集中交存虽然行政化了一些,但远谈不上严厉。而且,备付金集中交存还给市场带来了新的想象空间:备付金余额不会成为躺在银行的死账,而会让银行的流动性供给能力得到强化,这是市场所需要的。

总之,万亿备付金集中管理不是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