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经济日报 > 正文

党派纷争下的美国税改经济学

2018-06-02 09:00 来源:未知

党派纷争下的美国税改经济学

  美国中期选举在即,税改话题也重新提上日程。根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 News)民意调查,目前大概27%受访者认可特朗普税收法案,即使共和党受访者,也只有56%受访者认可这一方案。

  当下断言税改乃至中期选举成败为时尚早,对比历史数据,对于未来趋势始终有所裨益。那么不同党派执政对于美国财政影响如何?梳理一下美国不同党派执政时候的财政表现,其结果,可能会让你大吃一惊。

  首先,衡量实际税率的标准,往往会用美国联邦财政收入除以GDP做简单的比较。那么从这一标准看,从上世纪90年代后,共和党当政和民主党当政不同表现可以说明一些问题。根据笔者梳理:在克林顿政府时期,美国实际税率是提升的,联邦财政收入也是提升的;随后小布什时期恰好相反,期间美国实际税率是有所降低的,但同期美国的财政收入仍然是在波动中上升;到了奥巴马时期,又恢复到克林顿时期的状况,基本是美国的实际税率有所提升,财政收入是快速上升的。

  上述数据,说明了联邦政府收入的变化,这只是一个方面,如果从联邦政府债务上升速度层面来考量,却有另一面真相。从数据来看,美国联邦政府债务的增速平均大概在9%左右,这一增长速度是远高于美国的名义GDP的增长速度;正是因为联邦政府的债务增长速度高于GDP的增长速度,所以美国政府债务存量占GDP比例,事实上是在不断升高的,现在已超过了90%。

  追问一下,那在什么时期债务增长得最快?数据显示,有三个时期高速增长,即在卡特执政的晚期,在里根执政的大部分时期,以及奥巴马上台之初。对比之下,联邦政府债务增长速度相对低的阶段,主要的是集中在民主党人当政的时期,包括克林顿执政的大部分时期以及奥巴马执政的后半程。所以,如果要谈论减税到底是有利还是不利,需要考虑经济业绩表现,结论也取决于你看问题的角度,取决于你衡量经济绩效的方式以及时间段。

  从经济学而言,有一个非常著名的理论来专门阐述税收与债务关系,这就是所谓的李嘉图等价定理。李嘉图最著名的劳动价值论提出,在一定的条件之下,政府无论是用债券还是税收来筹资,它对于经济的效果应该是相同的或者等价的。今天看来,李嘉图的假说只是个猜测,并没有模型能够去予以证明。等到1984年,著名经济学家巴罗发表了一篇论文,专门在理性经济人的假设之下来证明说李嘉图等价是成立的。当然,这一证明需要有非常严格的一些前提假设,比如完全信息,比如理性经济人能够完全地预测理解政府发行的债务无非是延迟的税收,而且对自己的福利看法等同于他对于他后代福利的看法。

  在这些很严格的前提条件之下,债务和税收的确可以等价。这一论文发表之后,实际上是成为经济学里面引用率最高的论文之一,成百上千后续研究引用。无论是从理论上还是实证上面讲,李嘉图等价定理都仍然是充满争议的,并没有在经济学中间形成一致的意见。

  很明显的事实在于,如果李嘉图的等价成立,那么政府发行债务就不会提升利率,政府债务也可以没有上限,政府的债务也不会对私人投资有任何的挤出效应,政府的债务也不会增加通货膨胀的压力。但是事实上并不是如此,上述这些结论是否真的成立一直还在争论当中,比如政府发行债务对利率有影响。

  与此同时,与减税相关的重大问题还有一个,那就是贫富不均是否真的会影响到经济增长速度。这一问题从实证层面而言,也没有决定性的答案。正是在这些分歧的情况之下,相信美国在未来的很多年里面,两党还是会围绕话题做很多的争论。

  那么,这一波的川普税改方案对美国经济会有什么样的影响?显然,有正负两方面影响,正面影响主要是三个:第一,减税仍然是有利于控制美国政府的规模。美国政府毫无疑问已经是全世界最大的用户或者说资金使用方,规模是五六万亿美元,而且还在不断扩张中。那么减税至少有一大用处,就在于控制美国政府规模,如果你不减税,其实美国政府的规模会是无限制扩张下去。减税可以说是控制美国政府规模的前提条件。所以从这一角度讲,减税是有它的正面作用的。

  第二点减税尤其是对于企业税的改革,有利于增强美国企业的竞争力和企业资本开支意愿,目前这点得到比较普遍一致意见,即使反对税改一方也多数同意。

  第三点,尤其是涉及全球征税方式的改变,那么显然也是有利于企业回归美国资本,美元回流美国。

  以上是减税的三个正面影响,那么负面影响是什么?毫无疑问,第一点是美国财政赤字一定会扩张。因为在美国整个预算规划,其实强制性开支就超过了61%,其实美国议会与政府手里面能够灵活支配的收入占比不到四成。那么在很小的盘子里面,减税之后,那么要做到所谓的财政赤字中性是非常非常困难的,所以财政赤字一定会扩张,也会拉大国债存量,这对于经济增速是否会有拖累效应?没有明确的答案。第二个负面影响,那就是很可能贫富分化将继续分化。客观事实在于,美国税负大部分是由有钱人来承担的,数据显示富裕人口的前10%是承担了美国百分之超过70%税收。这意味着,另外90%的人或者说多数人,实际上只承担30%的税负。如果正负减税,毫无疑问,当然是前10%的人得到的好处是更大一点点。

  这一正负换算之后,美国税收收益换算下来情况如何?根据美国税收联合委员会的测算结果,十年之内,川普的方案将会减税大概会到1.4万亿美元,那相应的财政赤字将会增加大概是一万亿美元。这意味着,特朗普案在十年之内可以推高美国经济大概是0.7%,换算到每年大概不到0.1%。如果做一下简单的推算,就是以一万亿美元的财政赤字或者说增加的债务作为代价,能够获得一万亿多财政收入增长以及0.1%GDP的增长。

  仅仅从数字判断,看起来也许并不那么令人吃惊,但数字仅仅是数字,更应该看重数字之外的潜在冲击力。美国减税只是一个楔子,数据之外带来的全球效应已经开始,不仅对于中期选举有影响,对中国的影响也难以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