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经济日报 > 正文

中国经济投资具有稳定性资源

2018-07-06 14:03 来源:未知

中国经济投资具有稳定性资源 


“地拔双崖起,天余一线青”。2018年下半年,由于总需求扩张、总供给趋紧,全球通胀或升至尖峰。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从第一阶段迈向第二阶段,中国的结构性通胀亦将翻越小高峰。两者交叠之下,全球固定收益类资产总体将告别低利率时代的繁荣,权益类资产、大宗商品的长期表现预计将更为出色。在新兴市场、新经济和稳定性的交汇点上,投资者有望觅得更优质的投资机遇。
全球经济迎来通胀尖峰。从需求侧看,2018年下半年,复苏高点与动能增强同向叠加,总需求曲线的右移是全球通胀提升的主要驱动力。根据IMF最新预测,2018年,新兴市场和发达经济体均有望超出历史平均水平,分别实现4.94%和2.48%的经济增长,较2017年提速0.18个和0.14个百分点。在全球经济从多元化退潮向多元化涨潮的结构异变转折期,发达经济体复苏高点和新兴市场动能增强同向叠加,支撑全球经济换挡提速。前瞻性指标显示,2016年以来,全球PMI持续向好,特别是新兴市场PMI迈入枯荣线上方,正在带动全球通胀反弹。从供给侧看,全球总供给相对趋紧,全球总供给曲线的左移为潜在通胀的重要原因,以石油为代表的大宗商品价格上升将带来输入型通胀。2017年以来,以OPEC成员为主的原油生产国冻产行动执行情况超预期,对油价构成了较强支撑。EIA的数据显示,其原油库存在2017年底下降到2015年10月以来的最低水平。今年以来,随着地缘政治冲突恶化,中东局势的不稳定或将维持原油价格在阶段性高位。对于全球主要发达经济体而言,2017年至今,CPI同比增速领先核心CPI,且其相对走势与更多衡量可商品价格的PPI较为同步,表明高油价引致的输入型通胀压力正在显现。
中国通胀翻越小高峰。从全局来看,中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可以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核心是供给调整。低端旧产能遭到大刀阔斧淘汰,而优质新产能受限于建设周期,增长相对较慢。因此,在供给结构优化的进程中,减法效应强于加法效应,社会总供给收缩而非扩张,推动通胀上行。第二阶段是供给扩张。得益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化,尤其是要素价格市场化的制度变革,旧产能的清理释放出充分的市场空间,新产能的正向激励也得到倍增。因此,优质新供给将快速发展,推动社会总供给扩张,进而减弱通胀势头。2018年,中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步入第一阶段的下半程,发挥承上启下的双重职能。一方面,2018年是第一阶段的高潮。2018年中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新重心是要素价格市场化,这将为通胀注入新动力。其一,自然资源价格市场化本质是将负外部性计入资源价格,因此将持续抬高产业链上游成本。其二,随着利率市场化趋于完成,从全球经验看,资金成本将首先出现迅速、大幅的抬升,而国内去杠杆的深化和全球加息周期的提速,都将强化这一趋势。其三,中国人口红利正从“数量红利”转向“知识红利”,叠加知识产权的完善和创新激励的机制,人力资本的价格也将逐步水涨船高,并对与之匹配的技术条件和制度条件产生更高要求,引致新的变革成本。另一方面,2018年亦是第二阶段的前奏。随着要素价格市场化改革的推进,其对新产能的正向激励作用也将渐次显现。因此,在2018年翻越小高峰之后,中国的结构性通胀有望在2019年渐次转入温和平稳的轨道。
通胀尖峰重塑投资重心。从大类资产配置来看,受到利率上涨、通胀上行的双重打击,固定收益类资产总体将告别低利率时代的繁荣,权益类资产、大宗商品则有望获得更好的长期回报。具体而言,2018年下半年,结构性投资机会将出现在以下三大维度的交汇点。第一,新兴市场。随着全球货币政策正常化提速推进,全球投资重心将继续由货币幻觉转向实体经济。从地域分布来看,全球多元化涨潮方兴未艾。在经历年中的阶段性回调之后,未来新兴市场边际上升动力有望强于发达市场。第二,新经济。从细分结构来看,新经济将全面崛起,新科技革命内嵌于消费升级的强强联合领域最富增长潜力。第三,稳定性。全球新一轮通胀周期和加息周期同步推进,将推动全球风险焦点的迁移,地缘政治风险、金融市场风险、新兴市场货币风险将形成共振。新兴市场在增长强劲的同时,亦面临较强的风险压力,长期维持“在险增长”的不确定性。因此,更具稳定性资源的中国经济将呈现更多的投资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