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经济人物 > 正文

必须把资本市场退市制度搞好

2018-07-02 14:20 来源:未知

必须把资本市场退市制度搞好


6月28日晚,重庆市原市长黄奇帆先生应邀专程来上海并购博物馆做一场关于重组的演讲,300位来自各地并购届人士现场聆听。博物馆根据现场录音整理实录,未经作者确认。以下是现场问答。
黄奇帆市长关于资本市场发展问题的解答
根据提问回答这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大家关心的资本市场发展,我首先要说的,中国资本市场当然存在着一定的问题,但是不能急,中国的资本市场还是年轻的、发展中的一个市场。
1990年上海证券交易所(浦东开发的时候)成立,到现在28年。如果大家想1990年中国资本市场上市的股票只有老八股(8个),那时候每天的交易量是现在不能想的,我印象1990年那一年一共交易20多亿,到1991年达到100多亿。我讲这段话意思,我们是从那个原始状态逐渐起来的,到现在每天上海证券交易所一两千亿,加上深交所差不多两三千亿,这个规模应该说发展很快。
那时候的交易信息系统也没建立,最初发股票,发的是认购证,年纪大一点的都知道,1991年的时候发了100万张认购证,靠认购证发放买股票,这是最初的时候。二级市场怎么买股票呢?是在上海文化广场,那个文化广场是万人会场,把那个长板凳,长的座椅都拿掉,放上百个电视机,每个电视机前面放一个小方凳,股民们就坐在那里跟柜台之间大家买卖股票,相当于每一个群就等于现在的门市部。其实那时候都很原始,要从那个时候到现在20多年时间发展到这一步,非常不容易。大家还真不能把人家一两百年发展的历史压缩到二十多年要求一样的高,眼界一样的到位,这是一个过程,大家要理解。要看到这个过程中许多的法制在健全,监督在加强,信息披露的要求在完善,保护投资者利益的机制体制也在逐渐的建立。
上市发行的方法也在围绕注册制不断地进行调研推进,今年年初全国人大常委会还研究过注册制,提出到2020年的时候争取条件成熟了把它推出来。这是一个历史进程,以历史的眼光,对一个历史性的事情不能用一时一度的波折或者起起伏伏来要求,这是我想说的第一点。
第二点,大家对中国股市当然要充满信心。这个充满信心不是光说一些鼓励的话,而是要有一种信念。因为资本市场有利于中国经济发展,有利于中国金融结构的调整,有利于资金优化配置,有利于产业结构调整,有利于老百姓财富保值增值。
资本市场有助于老百姓自己的资金通过私募基金也好,通过共同基金也好,或者通过自己的直接投资也好,在资本市场上能够追逐一定的利润。当然有的人说,我炒股炒了几年总是亏,这个有各种原因。但是资本市场的大数法则,从好的企业来说,几十年发展过程来说,总之资本是会增值的,这个增值的比例会大大超过GDP的增长率,在这一点上大家看《21世纪资本论》那本书,实际上就是在讲一个原理,资本追逐利润,增长率高于GDP的增长率等等,总的来说是有利于老百姓增加收益的一个路径。
当然资本市场也是实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一个重要的措施,是实现社会主义公有制的一种实现形式。因为资本市场的上市公司都是公众公司,是一种公有制企业的一种实现形式。早在约200年前,马克思和恩格斯就说过股份制,股份合作制是公有制的一种实现形式。上市公司作为公众公司,当然是公有制很好的一种实现形式。不管怎么说资本市场怎么发展,证券市场怎么发展,都是我们党,我们国家高度重视的。去年金融工作会议上,就深刻指出:中国资本市场还是中国金融系统的一个短板,把它给搞好。
那么怎么能够把中国资本市场更好的搞好呢?我也多次说过,我们有各种各样的措施,八种,十种,十几种,大家一般说的我都认为是合理的,其中有一个重中之重的关键措施就是必须要把资本市场的退市制度搞好。大家想一想退市制度起什么作用?很多制度有的属于主干根基的制度,有的属于树干树枝的制度,有的属于枝枝叶叶的制度。退市制度其实是根基性的、主干性的制度。人如果活着有吃就有拉,有进就有出。如果没有这个生理的进出,人是活不了几天的。呼吸也是一呼一吸,饮食也是一进一出,总的意思,这是一个常态。
如果看成熟的资本市场,80年代美国的资本市场上市公司3000个左右,到2000年还是3000个。2008年金融危机前是3000个左右,过了10年(2018年)现在也3000个,大家稍微想一下30年里每年都在增加两三百个上市公司。那10年就该两三千个,30年该七八千个,加在一起应该1万个,那他怎么现在还只有3000个呢?每年新增的上市公司和退市的大体1比1,每年退市两三百个公司中,主动退市的,董事会、上市公司自己撤下来的和被勒令退市的大体也是1比1。
在这种情况下,现在是3000个,10年前也是3000个。10年前(2008年)美国GDP是12万亿美元,这3000个上市公司的市值大概等于12万亿,就1比1。现在它也是3000个,但美国GDP已经到20万亿美元,现在这3000个总市值约21万亿美元。这样一来,这些上市公司的估值就增高了,所以拥有这3000个上市公司的人,10年前是12万亿的市值,现在是21万亿的市值,美国股市指数也从10年前的6千点,上升到25000点,翻了二番。
我们现在出了一个问题,90年代到现在20几年时间退市一共退的全部有名可点的100多个,一年退个几个,20多年退100个。但我们这20年上市深圳的、上海的,一板、二板、三板各种各样的,我们差不多上市公司总的算账上万个,每年总是在上市,上市总是觉得很艰难,还有几百个压在那边,关键是为什么上不去?一上多就觉得资金给抽走了,股市就掉下来,掉到一定阶段难受了就暂停上市等等。
这10几年周而复始,上市、暂停再上市,再重复上市,再暂停,已经有七八次之多了,这方面关键的问题是退市制度没建好。如果把退市制度强有力的法制化建立了,那么上市IPO也就问题不那么大了。上市以后万一出问题就退市,凡属欺诈性的、造假性上市的就退市。如果上市的时候没有造假,但是它在正常发展过程中每年要出级季报、年报的时间造假,也一样勒令退市。如果上市公司以后效益连续多年不能达到上市公司标准也要退市等等,总之这其实是一个法制化的,在世界各个成熟市场都能做到一件事,中国人的智慧一定能做到,我绝对相信到2020年以后这件事会解决掉。
大家注意最近证监会在刘士余领导下已经大大加强了退市纪律、退市制度的安排,已经有那么一批企业在退市,这件事万事开头难,逐渐就会形成惯例,这件事做好了,注册制一定能顺理成章的出台,再配之以其它各种制度的完善,包括信息披露制度、稽察制度以及各种管理到位。我绝对相信中国证监会领导下各个条线一起努力,中国的资本市场一定会健康发展。
关于政府债务问题的看法
第二件事大家讲到了政府债务。我个人认为,这件事要从总量、结构、用途、信用四个方面进行比较 我个人认为通过比较,就能认识到中国政府债务尽管是有一定的问题,特别是地方政府债务有较大问题,但是对这个问题绝不要杞人忧天,把它看的太大、太重。首先我们横向看,与世界各大国比较,不算高。我们中国政府目前全部债务,地方政府20多万亿,中央政府十二、三万亿,加在一起30多万亿,是我们GDP的40%几。大家有时候挑剔或者认真判断了以后说,地方政府可能有一批隐性债务,没在正常统计反映出来,这个潜在的隐性债务也是风险,应该把它算出来。这话也对,我们把它加进去,加个几万亿,也就是到40万亿,GDP的50%而已。美国政府的债务去年年底是21万亿美元,是他们GDP的100%多一点。再有日本政府债务大家知道有多少?日本政府全部的债务是它的GDP的180%,接近200%。我们50%,人家180%天天也这么过日子,好像也没有昏倒。讲这个话的意思是,对这件事要淡定一点。当然我们不希望政府的债务50变60、变70、变80,所以现在把这个问题比较严重的提出来,人大、政协都监督政府、党中央和国务院都对地方政府进行严格要求,这样使得一些不负责的地方乱搞债务的行为能够被阻止,能够被追责,这一个好的事情。
其次是债务的结构也不同,大家知道刚才说美国有21万亿美元的债务。但是知不知道这20万亿是联邦政府债务,什么叫联邦政府债务?美国50个州政府或者50个州下面几千个市政府、乡政府都不算的,就联邦政府,就相当于只算了中国中央政府的债,31个省的政府债不算。我有一次跟美国的议会里管财政拨款委员会的议员,他是一个主任议员(财政拨款委员会主任)。我问他美国政府地方政府债都不算,光算联邦政府的,那地方政府这么多,最后出问题怎么办?他说地方政府债不管它有多少,即使破产与联邦政府也不相干,美国法律就这样,所以我们不算。当年有个非常有名的演员在加州做州长是施瓦辛格,他就是遇上了加州财政破产。还有前几年也遇上过底特律破产,是密西根州下面的一个市,它也是财政停摆,政府破产。
第三是债务的用途。中国的地方政府债务不是拿来吃、喝、用、消费或者养老、医疗、补贴,去了就回不来的。中国地方政府的债85%是用在地方搞基础设施路、沟、桥这些东西,而这些东西是投资环境,用历史的眼光,长周期看这个问题,你修了高速公路,修了桥,修了地铁,只要不是豆腐渣工程,修了以后是可以几十年使用的,总之是有价值的,哪怕这几年不那么样升值,效益不高。一旦经济发展了,这些路利用率高了就会有价值,这是一个。
美国的政府债都是用于消费类的,不是基础设施投资,你去看现在美国的电讯、高速公路、铁路、地铁、机场等基础设施。20年几乎没变化、没进步。20年前你到美国去,90年代你觉得他手机非常好,现在跟那个时候一个样基本没改变过,这方面中国变的多,所以我们花钱多,主要花在基础上设施和公共设施的建设上。
第四是地方政府有土地财政作为债务的信用,地方政府除了把财政税收作为还债能力的信用基础外,往往还有个抵押品即土地储备。中国城市化过程发展迅速。现在是50平方公里的城市,20年以后可能变80平方公里,新增的30平方公里里面至少有15平方公里是可以用来土地批租的,就是2万多亩地。1亩地如果卖500万,2万多亩地还真是卖1000亿。我讲这句话的意思,地方政府的债的确有一部份是用土地抵押着。抵押着的土地如果以后永远不再开发,当然这个抵押物归零,但是毕竟中国许多城市还处在发展的中期阶段,这些东西是有资源价值可以作为债务信用平衡的。我们不能历史虚无主义的评价土地财政。没有土地财政,没有90年从上海开始的土地批租,没有这20多年的土地批租,中国的城市化不会有这么现代化的发展过程。要知道这20多年全国土地批租从1990年到现在一共批租收入了30多万亿,房产商出了30多万亿买了地,至少花六、七十万亿把房子建好,写字楼,商铺,住宅建设后形成了城市化,政府拿着这30多万亿就把几百个城市的基础设施搞起来了,它真是一个伟大的推进。
如果说中国80年代农村集体所有制土地和土地使用权“两权分离”搞了承包制,焕发亿万农民积极性的话,90年代初城市化发展中的土地批租也是两权分离,把国有的城市土地所有权与使用权分离,把使用权70年批租给企业市场化运作。随后形成了几十万亿的土地收入,这个收入用于城市基础设施。大家仔细分析这个原理是符合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科斯发明的原理,就是政府控制的资源市场化运作形成资源优化配置的一套原理。
我讲段话的意思,是要用历史的眼光看到我们历史性的进步,市场化的进步。当然也要看到任何发展过程,如果一根筋的推动,也会走向极端,也会产生一些问题。有了这些问题,人是活的,可以与时俱进的调整解决这些问题。
关于东北振兴问题的建议
第三个问题讲到了东北,我是觉得东北这段时间出现的困难,也要用历史的眼光看。如果要用一百年,两百年,三百年的眼光看,有那么几十年东北很辉煌,有那么几十年东北有点箫条,起起伏伏,的确有很多次了。有的时候是内陆地区困难多,闯关东跑到东北去反而能致富。有的时候孔雀东南飞,南方地区发展了,东北的人也跑到南方去,这是市场现象出现的这种流动是好事,绝不要用计划经济眼光去阻拦,阻拦是阻拦不住的,市场本身有它的要素流动配置的方式。
东北要振兴,关键是按中央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要求做好,落实工作。
一是抓好“三去一降一补”,去产能、去库存、去僵尸企业,降税费、降利息、降物流成本。为现有的困难企业摆脱困境、补短板。
二是抓好交通枢纽。东北交通基础条件总体上不错,由于地理位置的格局,内循环为主。怎么形成国际、国内枢纽型的大交通很值得深入研究。我讲这段话的意思是,东北的航空、铁路、高铁或者高速公路,包括航运,总之一切和国际国内联通的大交通、大枢纽,一定要大手笔规划好。
三是抓好产业链集群。不管国企还是民企,凡属想抓好的重要产业,都要围绕着产业链形成集群,就是刚才说的水平分工的产业链和纵向垂直整合的产业集群。如果有100个产品,100个行业,要集中精力做东北资源优势集中的,人才资源集中的5个、10个、20个,把这些有条件干的集群搞起来。要干就要产业链集群化的干,包括上、中、下的产业链集群、生产性服务业集群,并形成效率高、成本低的金融、物流配套企业。不管是服务贸易,电子工业,智能工业,还是装备工业和其他资源性工业,只要属于重点发展的都要围绕集群方式开展工作,这是现代区域竞争很重要的一块。
四是抓好创新驱动。东北地区大专院校富集,科研院所集中,军工企业中集聚着大量科研人才,要激发活力,推动知识产权转化为生产力,这方面大有作为。
五是抓好非公经济发展,要改善投资环境,减少审批环节,形成税费、融资、物流和劳动力等五种成本低的比较优势。使得东北地区企业数量能够日益增加。企业增加必定带来各方面的人力资源的集中。万商云集的过程也是成千上万人群往东北集中的过程。东北本身的人群也会减少流出。
我对东北的情况调研不够,今天你们突然出个题,我也就是姑妄说之,不一定说得对,就讲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