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经济学人 > 正文

加快完善市场经济体制

2018-06-08 09:11 来源:未知

加快完善市场经济体制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强调“经济体制改革必须以完善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配置为重点,实现产权有效激励、要素自由流动、价格反应灵活、竞争公平有序、企业优胜劣汰”。产权制度的建立是对企业家的正向激励,要素市场化则保证了要素的流动性与信息对称程度,这两者都是实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公平与效率的重要因素。

    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需要以妥善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作为宏观保障。对于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主流经济学认为,在不存在失灵的情况下,市场可依靠自身运行,并能达到在不损害一般公平原则条件下经济效率最高的帕累托最优。现代经济学之父斯密更是认为,政府是“守夜人”的身份。结合中国经济社会现实情况,政府不仅仅是单纯的“守夜人”身份。市场快速发展需要放开企业手脚,市场良性发展需要政府创造良好外部环境、加以一定引导并制定秩序标准。政府首先应着力改善营商环境,这既包括进行水电气路等投资所必须的基础设施硬件方面的建设,也包括以“大市场、小政府”为基本目标的服务型政府体制改革等软件领域的改善。在我国工业化进程基本完成的当前,“简政放权”“放管服”等软件方面的完善更是优化营商环境的重中之重。另外,我国作为世界最大发展中国家的国情仍未改变,经济发展不均衡、不协调的主要矛盾日益凸显,这就决定了在充分尊重市场规律的基础上,政府还必须对经济发展进行一定的引导。在中西部欠发达地区发展、东北等老工业基地振兴、国民经济整体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有效参与国际经济竞争、“一带一路”倡议的落实等重大领域,单纯依靠市场机制这只“看不见的手”显然是不可想象的,必须结合好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才能真正实现均衡协调、绿色生态、开放创新的可持续发展。另外,市场经济是信用经济,也是法治经济,靠市场机制自发地矫正信用失灵和法治失灵曲折而漫长。在吸收借鉴先行国家相关经验教训的同时,政府必须制定并动态调整信用、法治、环保、人权等领域的秩序标准,约束住市场经济唯利是图的“野马”缰绳。

    如何激发和引导企业市场活力,是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微观基础。对于国有企业而言,实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是基本要求,做大、做强、做优是未来发展方向。这一方面要求有条件、有实力的国有企业要发挥自身资源优势,在未来培育出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另一方面,也要求国有企业进行更加市场化的改革。应该指出的是,国有企业改革途径绝不是盲目私有化,而应在市场优胜劣汰中,以市场机制为主导,以政策导向为辅助,进而完成市场布局优化、产业产权结构调整和企业兼并重组等改革任务。

    对于民营企业的发展,在充分激发其市场活力的同时,更应注意施以有效引导。民营企业发展的根本途径在于加速竞争。加速竞争时,政府应着重保持市场的公平性,要保证企业在统一市场秩序标准下公平竞争。另外,在激励其发展的同时,也要防止民营资本在某一领域过度集中而导致某些特定领域“过快过热”的问题。这一方面要求市场价格机制在配置资源的基础作用中更真实有效、更灵活迅速;另一方面,也要求政府经济政策应明确、清晰、有力,同时保持政策的稳定性、连续性、可操作性。在涉企行政领域要给予企业更高的自由度。频繁检查与监督显著增加了企业经营成本,可考虑给予规模以下民营中小微企业5年左右的“保护期”,在保护期内让企业自由生长、自我发展。再如,税务执法应尽量保持企业正常持续生产经营。随着金税三期系统上线,税务系统的科学、高效管理有了重大进步,但也有很多民营企业反映存在“以现时条款或系统,来审判企业过往税务行为”的现象,因此需要关注金税系统是否大范围追溯既往的问题。同时,对于发现的税务问题,不能简单粗暴地“往死里罚”“依法依规把企业整没了”,应尽量在保持企业正常持续生产经营的前提下妥善“轻手”处罚。

    发展混合所有制企业方面,非国有资本有强烈的投资意向,很多主体也具备了一定投资资金,但苦于缺乏门槛不高、风险可控的投资项目。对此,必须全面开放投资领域,消除投资进退壁垒,畅通非国有资本投资渠道,创新投资组织形式。在PPP领域,预期收益较高、风险较低的项目被国有企业、国有商业银行等“抢光吃净”;而预期收益较低、风险较高的项目则被推出来吸引非国有资本参与,当然效果不佳。为此,建议PPP项目消除所有制身份等各种歧视,也向非国有资本开放吸引力较强的项目。另外,如何正确处理国有资本与非国有资本的关系更为重要。要遵守“一股一票”的市场基本准则,依照股份制企业的决策流程让所有股东真正参与企业生产、销售、管理等决策中,保障非国有资本实现从资本参与到管理参与、收益分享,防止企业内部发生对非国有资本的“关门打狗”现象。

    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也是对东北经济体制改革的总体要求。东北振兴千头万绪,应首先在国有企业改革、营商环境改善两方面重点突破。东北地区国有企业改革不能单纯追求做大,应追求做强、做优,更关键的是要“去劣”,提升国有企业经营绩效和市场活力。东北地区国有企业“去劣”时引发的失业增加、社保困难、收入下降乃至于人口流失等社会效应,已超出了地方政府的应对范畴和能力,需要中央政府统筹考虑并给予一定倾斜政策。例如,在社保方面,中央政府可首先考虑在东北地区进行社保全国统筹试点,接过东北地区社保责任。

    优化营商环境对于东北地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我省已专门出台《辽宁省优化营商环境条例》,黑龙江、吉林两省也日益强调改善营商环境。但作为计划经济体制实行时间最长的区域,相对长三角和珠三角等发达地区,东北地区市场化意义上的营商环境依然较差,尤其是政府体制改革、区域历史文化、信用法制环境等软件领域,东北地区营商环境改善仍然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