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经济学人 > 正文

为什么人们开始对媒体"经济学家"产生反感

2018-07-05 14:24 来源:未知

为什么人们开始对媒体"经济学家"产生反感


对于经济学界来说,经济衰退,社会上就会冒出各式各样的经济学家,各执一词。其中,以批评家和悲观论者最为被人关注。其中有一种人,就是讲段子的,尤为被社会大众所关注。
其实,这些讲段子的,尤其是讲荤段子的。只是在博眼球,赚粉而已。他们往往集合了批评者和悲观论两种论调,也让社会更多的人开始对媒体上的“经济学家”产生反感。
拿当前中国经济的重投资、重房地产的特征来说,就有多位经济学家来荤段子来说事,让社会对经济产生偏激的误解。所谓荤段子,其实是把一个事物的某一个特征,用低俗的比喻来描述,获得低俗的认同,达到广泛传播的目的。
不过,媒体上的讨论,也不是只有荤段子才会走红。2017年7月,林毅夫团队关于“吉林应发展轻纺产业”的《吉林报告》被媒体经济学家进行了通俗化解读,引起全社会关注。这一场论战,由本人的一个通俗的点评引发,国内外众多知名经济学家、政府经济官员参与了讨论。第一次把地区产业政策,用老百姓能够理解的语言,进行了一次广泛的辩论。这一次辩论,不仅仅是最高级别的学者、官员参与了,网红脱口秀也参与了。社会各界针对东北产业政策的讨论,有理论,且客观、冷静。
经济学家通过媒体来表达对经济政策的看法,并不是当代自媒体时代的专利。早在1970年代后期和1980年代初期,面对西方经济陷入滞胀的局面,就有一批经济学家通过《华尔街日报》撰写文章,分析经济现状,讨论经济政策。这些讨论,形成了供给学派的主要思想。而供给学派的主要政策主张,也正是通过一篇一篇的媒体短文,被书写出来的。
如今,自媒体时代。人们表达观点的方式变得更加简单粗暴。要在1970-1980年代的华尔街日报发表观点,虽然是媒体短文,却还是要编辑进行审核的。而如今的各类自媒体短文,并无对文章进行审核的编辑。这就是各类荤段子横行的原因。荤段子的肇始者,应该是“世人皆醉我独醒”的心态,却忽略了对社会公众的积极引导。
经济有其自身的规律。正是有了一次又一次的泡沫,才激励着“企业家”追逐财富,扩大社会产能,才有了社会的发展。每一次经济发展的停滞不前,都是由于那个时代的主要产品被“超量供给”了。在工业革命前夜,纺织机械的突破带来了纺织品的泛滥,早期殖民地之争进入白热化。在蒸汽机时代,火车和蒸汽动力的大轮船横行世界,引发了帝国主义之间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紧接着,内燃机的普及,尤其是西方社会小汽车的普及,同样带来了增长的阵痛。接下来的滞胀时代,正是二战后家电普及之后的结果。同样,当计算机的应用普及之后,有了2000年科技泡沫的破灭。当前全世界面临的,不正是移动互联网普及之后的停滞不前吗?
康德拉季耶夫曾说过,资本主义的危机是因为旧的科技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开始为负。只要有新的科技品向全社会普及,就一定迎来新的繁荣。是的,移动互联网的巅峰时代到了,我们正在迎来移动互联网巅峰之后的阵痛。但我们一定会迎来下一轮新的科技普及。何必悲观?批评者和悲观论者,要站在人类科技史的大局中,积极地迎接下一轮科技革命。
中国是一个追赶国家。既然是追赶,与领跑者一定是有不一样的经济规律。这就是中国的高投资之谜。中国用自己的高投资,为领跑者建设普及性的产能。在这个过程中,中国培养了自己的产业基础,产业工人,也建设了自己的城市体系。当领跑者不需要我们的时候,或者为我们的时候,我们的增长动力就下滑了。
追赶经济,一般由两项任务构成:一是为领跑国家代工,二是为自己建设城市。
2008年前后,中国在全球贸易中的份额达到了历史性的巅峰,超越日本最鼎盛的时候。中国在国际产业体系中的“世界工厂”地位奠定之时,实际上也是世界工厂地位开始被遏制的时候。中国“为领跑国家代工”的发展模式,遇到了瓶颈。
2008年以来,中国的主要任务转变为“为自己建设城市”。这就是2010年以来中国经历的最深刻的经济社会变迁:高铁彻底改变了中国的经济地理,不仅城市圈在城际轨道的催化下开始融合,全国高铁大动脉把各大城市圈融合到了一起。伴随着高铁经济地理革命的,是中国房地产业的疯狂。2014年,中国全社会建筑业住宅竣工量为28.63亿平米,此后三年也一直维持在28亿平米之上,人均2平米。如果按照这一速度建设下去,假设住宅的保质期是70年,中国的人均住宅的长期人均面积将会超过140平米。显然,这是不可能的,中国已经处于建筑业周期的巅峰,全社会住宅建筑量将会不可逆转地下行。
建筑业的下行,正是库兹涅茨在几十年前就指出的城市化的规律。这一规律中,我们也要看到积极的一面:正是因为全社会房屋存量足够多了,增长才会下行。所谓有恒产者有恒心,有房子的中国,应该回过头来做好第一件事了:继续在全球产业体系中的追赶。
要继续在全球产业体系中的追赶,显然要改变过去的建筑业和房地产驱动的发展模式,也很显然要改变10年前简单代工的发展模式。这两个事情,都是划时代的挑战。日本在广场协议之后,花了20年。中国当然也不可能在转瞬之间完成。所以。中美的贸易战,并不是什么新鲜事,而是中国发展模式变迁必然会遇到的挑战。
至于经济增速的下行,当然也不必惊慌失措。过去帮别人代工的多,高速发展但质量不高。过去要搞基建,那是因为我们很落后。如今基建设施改善了,当然建设速度也就下来了。经济增速也就下滑了。
这是一个糟糕的时代,也是一个充满机会的时代。正是每一个泡沫的破灭,为新的企业家提供了最为廉价的资源。我相信,当前中国股市,正是为下一个时代的企业家,准备了最为廉价的资源。
经济增速的下滑,会有阵痛。但经济质量的改善,会提高国民福祉。日本在所谓的失去的20年里,造就了一个人民幸福的社会。我们,正处在这一变革的开始。变革的开始,焦虑、恐慌,都在所难免。经济学家,这时候要积极地探讨经济政策,而不应该讲一些偏激的荤段子。
所谓大师,就是能把深奥的道理,深入浅出地讲出来,指引人们积极进取。我们这个时代,需要经济学大师,不是讲荤段子的大师,而是能够深入浅出分析经济前景和经济政策的经济学家。
让我们共同,迎接和度过这个最坏的,也是最好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