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经济学人 > 正文

他一生都在思考经济学问题

2018-10-06 18:12 来源:未知

他一生都在思考经济学问题

他一生都在思考经济学的基本问题,然而在个人生活中却不会理财

 

不会理财的马克思

马克思的一生都在思考经济学的基本问题,然而在个人生活中他却不会理财。

在柏林上大学时,他花起父亲的钱来大手大脚。父亲向人诉苦说:“好像我们开了金库似的,儿子阁下一年之内花费近700塔勒,而最富的人也花不到500塔勒。可说句公道话,他不是耽于享乐者,不是挥霍无度的人,真不知道他的钱是怎么花的……”年轻的马克思消费确实不含糊。在当时,一名柏林市议员的年收入为800塔勒,18岁的大学生马克思一年就花费700塔勒。

马克思根本不知道如何跟钱打交道。父母早年都曾为他提供大笔的生活费,后来他的朋友恩格斯也一再资助他。恩格斯为了使马克思能从事革命活动和理论研究,心甘情愿作出牺牲,从事自己最不愿干的“该死的生意”,用挣来的钱负担马克思一家的生活。虽然马克思得到许多资助,他本人也继承了多笔财产,但他终生无法摆脱经济困境。

在他被驱逐出普鲁士,流亡英国期间,要维持一个六口(妻子、三个孩子和女管家)之家的生活,是不容易的。有一次,由于马克思将一件衣服送进了当铺,致使他无法离开家门。幸亏有富有的恩格斯一再主动相助。自1869年开始,他每年“发”给马克思7000马克的“年薪”。可原则上这改变不了什么,因为钱是帮不了这位《资本论》的作者的。

马克思手里一旦有了较大一笔钱,他就会开始“享受”生活。有一次他妻子继承到了5000马克,后又从她的一位有钱的叔叔那儿继承到了3000马克,没过几年他本人也继承到了一笔当时算可观的约3万马克。当他妻子继承到钱时,他马上将全家搬进了更舒适的房子,然而不久就被迫发现:“我……陷进了……比五年前更绝望的困境,而最糟糕的是,这一危机不是暂时性的。我不知道我该如何摆脱它……”

尽管有过这一经历,当马克思拿到了他的大笔遗产时,他还是马上搬进了一座较大的房子,花500英镑装修一番。而一年之后他就又不得不重新搬回抵押房里。他对恩格斯隐瞒了他继承所得遗产的真正数目,写信对恩格斯说:“我一分一分地记了账,因为我自己都奇怪这钱是怎么消失的……”他还承认:“跟我的经济实力相比,我住得太贵了,另外我们今年生活得比往年好……”

由于马克思把恩格斯的救助当作了“理所当然”,他们的友谊险些葬送。1863年,恩格斯的妻子玛丽去世,他十分悲痛地将这件事写信告诉马克思:“我无法向你说出我现在的心情,这个可怜的姑娘是以她的整个心灵爱着我的。”第二天,马克思给恩格斯写了回信,信中他对玛丽的逝世只说了一句平淡的慰问的话,然后大肆诉说了一大堆自己的困境:肉商、面包商即将停止赊账给他,房租和孩子的学费又逼得他喘不过气来,孩子上街没有鞋子和衣服……“一句话,魔鬼找上门了……”生活的困境折磨着马克思,使他忽略了朋友的不幸。

正在极度悲痛中的恩格斯收到这封信,十分生气。从前,两位挚友之间常常隔一两天就通信一次,而这次,一直隔了5天,恩格斯才给马克思复信,并在信中表示了自己的不满:“你自然明白,这次我自己的不幸和你对此的冷冰冰的态度,使我完全不可能早些给你回信。我的一切朋友,包括泛泛之交在内,在这种使我极其悲痛的时刻对我表示的同情和友谊,都超出了我的预料。而你却认为这个时刻正是表现你那冷静的思维方式的卓越性的时机。那就听便吧!”

马克思收到信后,深感愧疚,他作了认真的自我批评。10天以后,当双方都平静下来时,马克思写信给恩格斯说:“从我这方面说,给你写那封信是个大错,信一发出我就后悔了。然而这绝不是出于冷酷无情。我的妻子和孩子们都可以作证:我收到你的那封信(清晨寄到的)时极其震惊,就像我最亲近的一个人去世一样。而到晚上给你写信时,则陷入了完全绝望的状态。房东打发来的评价员在我家里呆着,我收到了肉商的拒付期票,家里没有�汉褪称罚⊙嗄菸圆≡诖�……”

出于对朋友的了解和信赖,收到这封信后,恩格斯谅解了马克思。立即给他寄去100英镑,帮助马克思度过困境。

警世箴言

在科学上没有平坦的大道,只有不畏劳苦艰险沿着陡峭山路攀登的人,才有希望达到光辉的顶点。

一切经济最后都归结为时间的经济。

一切节省最后都归结为时间的节省。

人的生活离不开友谊,但要得到真正的友谊是不容易的;友谊总需要用忠诚去播种,用热情去灌溉,用原则去培养,用谅解去护理。

一语识人

像达尔文发现有机界的发展规律一样,马克思发现了人类历史的发展规律。

——恩格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