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经济资讯 > 正文

欧元区面临“内忧外患” 经济预测大幅下挫

2019-02-09 09:57 来源:未知

欧元区面临“内忧外患” 经济预测大幅下挫

  欧洲共同货币推出20年后,欧元区经济是否面临第二次危机?

  随着对今年全球经济的担忧日益加深,欧洲委员会调低了对德国和意大利的增长预期,后者预计将接近停滞。欧盟预测,欧元区19个成员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将在2019年增长1.3%,而不是11月份预测的1.9%。明年预计经济将增长1.6%,低于此前预期的1.7%。另外随着英国即将脱欧,他们还强调了整个欧洲大陆的企业所面临的不确定性。此外,委员会认为法国“黄背心”抗议活动造成的破坏以及投资者对意大利不断膨胀的国家债务的担忧拖累经济增长。

  欧盟预测,意大利经济在2018年底陷入衰退,今年将以最低的速度增长,仅为0.2%。与此同时,德国正?在努力重复2014 —2017年出口拉动型增长的经济发展战略,因此,欧盟将其2019年的增长预测从1.8%下调至1.1%。

  意大利已陷入衰退,其目前为止连续两个季度经济产出下滑。德国正处于濒临崩溃的边缘。上个月初,其统计机构估计,随着2018年即将结束,其经济已经勉强避免了第二季度的经济萎缩,但最近的数据,如工业产出数据,已经引起了对该评估的怀疑。德国将在2月14日公布新的估计数据。欧盟委员会表示,增长率甚至可能低于现在预测的水平。

  同时,英国央行对全球经济发出了类似的警告,称其预计会出现“更加尖锐和持久”的全球经济放缓。英国央行行长Mark Carney警告说,与欧盟的混乱离婚可能会使英国经济陷入衰退。英国计划于3月29日离开欧盟,但议会没有通过政府与欧盟谈判达成的脱欧协议。这增加了英国无协议脱欧的风险,并延长了企业适应新规则的过渡期。Carney在新闻发布会上对记者表示,“当经济增长缓慢时,其出现负增长的可能性就会增加。如果经济出现震动,这进一步增加了负面季度营收的可能性。”

  欧洲委员会对这一现象表示担忧,并表示未能顺利脱欧也将使该集团剩余27个成员国的经济增长率跌落超过目前设想的水平。

  “由于全球贸易的不确定性和欧洲经济强国国内不稳定因素,这种放缓将比去年秋天预期的更加严重。欧盟经济正面临着巨大的不确定性,这可能会对投资和消费造成比目前预期更严重的影响。我们总是建立风险平衡,这次平衡显然正在向下移动。”欧盟经济和金融事务、税务和海关专员Pierre Moscovici说道。

  欧元区经济增长放缓反映了两年前的急剧转变,当时欧元区在2017年经济增长了2.4%,这是十年来最快的速度。但所谓的“欧元繁荣”的结束同时也复活了旧的结构性问题,从债务可持续性再到经济改革的政治延续性都存在问题。

  以上局面均与欧元区实行的经济政策有关。欧洲近年来的增长战略一直在关注出口,由于中国经济放缓,欧元区出口现在十分脆弱。其中,德国汽车是欧洲经济所依赖的越来越强大的少数几个行业之一。因此,德国汽车行业面临的挑战的同时让德国十分接近经济危机。一系列盈利警告后,梅赛德斯奔驰制造商戴姆勒(Daimler)于周三下调股息。

  综上所述,欧洲经济面临着与英国的“离婚”、欧盟内部政治经济问题加剧以及中国和其他地区进口需求疲软等多重复杂情况。但是,欧元未拉动欧元区经济的经济增长也是导致欧元区经济不振的因素之一。

  与美元不同,共同货币欧元不受单一主权债务市场的支持,该市场允许在危机期间实现政府共同支出。这导致南欧高失业率和金融恐慌,如去年的意大利债务危机。

  不过,欧盟面临的挑战远不止仅仅是堆积如山的债务。即便是最激进的货币改革也无法解决欧洲大陆最严重的根本问题:地区发展不平等。

  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生产力已经集中在全球大公司或专业公司,这些公司占据了市场的大部分份额。规模经济总是推动经济发展,而全球化使其回报成倍增加。载有赢家和输家的地区的命运有所不同,世界各地包括美国等地区经济发展不平等急剧上升,这一事实也为反对派的言论推波助澜。

  欧洲的经济一体化比其他地方更加雄心勃勃。根据经济历史学家Joan Rosés和Nikolaus Wolf追溯到1900年的数据,地区差异激增。经济全球化的获胜者一直属于那些大银行和其他跨国公司开设分部的国家首都,如巴黎,伦敦和马德里,以及那些拥有欧洲顶级工业公司及其供应链的地区,例如德国的巴伐利亚——西门子和宝马的总部所在地。失败者则是重工业的堡垒城市,包括一些位于德国境内的地区。

  欧洲其他各国正在变成大型经济体边缘国家,落后于一些生产力发展水平较高的中心。对于语言和文化差异阻碍人员迁移的欧盟来说,这个问题尤其棘手。整合的必要步骤甚至可能加剧这个问题:一个更加巩固的欧洲银行业联盟可能会将信贷集中在比以前更少的地区,加剧地区间发展不平衡。

  德国的出口问题可能会过去,不过,欧洲大陆在生产中心和非生产性中心之间的经济发展不平等看起来更令人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