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旅游 > 正文

西双版纳一企业欲放飞十万萤火虫引客 “无异于

2018-04-13 10:22 来源:未知

西双版纳一企业欲放飞十万萤火虫引客 “无异于残忍屠杀”

      “一年一度的泼水节又要到了,说到泼水节,自然是‘吃喝玩乐’一个不能少!听说萤火虫水上集市,4月12日十!万!萤!火!虫!放!飞!”“本次‘萤火虫水上集市’特别打造了充满浪漫气息的十万萤火虫放飞活动!让你不出版纳就能体验到!”

  以上内容,是一个微信公众号“0871Club”于4月9日发的帖子,账号主体为“昆明领巴起邀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帖子作者署名“萤火虫水上集市”。

  在留言栏里,“萤火虫水上集市”还说:“连续转发三天以上,赠萤火虫宝宝一份,数量有限先到先得……”

  帖子下面的留言,有狂欢的网民,也有恼怒的网民。

  放飞萤火虫,往往被冠以“浪漫”之名,但在不适合萤火虫生存的城市里放飞,实则是“血色浪漫”。国内萤火虫研究专家认为,在同一区域大规模捕捉或放飞萤火虫,不仅会给输入地生态带来负面影响,更易造成输出地萤火虫灭绝。这种商业炒作,可说是屡屡兴起,屡屡批判,屡屡又起。

 

 

 

  国内很多地方都曾有过这样的计划、活动:

  2014年杭州萧山湘湖一萤火虫放飞活动,主办方承诺放飞万千萤火虫,现场却很少,后来发生冲突。

  《南国早报》2017年5月报道:“南宁一商业广场放飞2万只萤火虫,成堆趴在舞台奄奄一息”。

  2016年,绍兴一景区欲放飞10万只萤火虫;南京一公园放飞10万只活动遭抵制后取消。

  几年前昆明某公园计划放飞,经媒体报道后亦取消。

 

 

 

  该帖子发出后,引起了景洪市森林公安局等相关部门的注意。经景洪市森林公安局了解,主办方用以造势的萤火虫系从湖南一公司购买,但目前尚未运至景洪市。

  按常规程序,购买萤火虫需向湖南当地林业部门申报“林业运输许可证”,同时向景洪市林业局报备,送至西双版纳州林业局审批。但主办方并未办理诸多手续,因此并不具备活动举办资格。景洪市森林公安局随即向主办方下达了“要求停止放飞计划”的通知。目前,主办方已发布通知取消放飞活动。

  专家

  “人工放飞萤火虫无异于残忍屠杀”

 

 

 

  一直关注萤火虫的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副研究员李学燕说:“室内养殖萤火虫可以做到,但成本非常高。”

  萤火虫的幼虫周期很长,短一点的要半年,长一点的接近一年,在幼虫期间它们要吃活体的蜗牛等小动物;然后是蛹阶段,时间为半个月左右;蛹之后就是成虫阶段了。成虫阶段的时光非常短暂,一般就半个月左右,短的只有个把星期。

  成虫阶段也就是人们最喜欢的时候了,因为这个阶段萤火虫会发光。在这短暂而又美丽的时光里,萤火虫要完成人生最重大的事情——繁衍后代。它们发光,是为了谈恋爱、交配、产卵。人工放飞萤火虫无异于残忍地屠杀!

  华中农业大学副教授、萤火虫研究专家付新华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他从2008年起持续关注淘宝网上卖萤火虫的情况,一直试图弄清这些萤火虫的来源、品种和销量,发现很困难。2014年3月16日至7月27日,他们通过第三方从淘宝网购买了25批萤火虫,对其种类、发货地、物流时间、到货时间、死亡率等进行研究和分析,撰写出中国第一份《活体萤火虫买卖调查报告》。结论是:“网上贩卖的萤火虫,99%从野外捕捉而来,而不是人工饲养!”

  建议

  想看萤火虫就走近大自然

 

 

 

  除了人工放飞,市民可以在哪些地方看到萤火虫呢?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工作人员董志巍说:“我觉得在原来就有的环境里欣赏会更好、更贴近自然。如果是放飞,跟自然体验的感觉就不一样。”

  昆明市北郊水源地的生态环境相对比较好,在这一带生活着几种萤火虫。黑龙潭离昆明市区较近,观萤也很方便,这里主要有云南窗萤和云南扁萤。另外,尽量选择没有月光或者月光比较暗的夜晚,在没有光害的地点观萤。

  萤火虫放飞是一种建立在萤火虫死亡之上的狂欢,虽然萤火虫不是珍稀保护动物,但我们珍爱一个物种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它被列入的保护级别,而是因为它的生命之美。

  大自然经过漫长的岁月,进化出如此神奇的物种,值得让我们好好来保护、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