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农业产业化 > 正文

改革创新引领丘陵山区农业机械化之路

2018-10-08 19:21 来源:未知

改革创新引领丘陵山区农业机械化之路

在中国农业机械化发展进程中,面临着丘陵山区与平原地区发展不平衡的新矛盾新问题;以改革创新引领丘陵山区农业机械化之路,正是农业农村发展的潜力所在、乡村振兴的动力所系、农业现代化的活力所依。

一、丘陵山区农业机械化发展缓慢的现状及原因

“全国粮食生产先进县”、“中国农业机械之乡”的双峰县,境域地貌呈山地连片、岗丘交错、平地绵展的组合;四周山丘环绕,中部岗盆宽广。据统计,平原面积409.1平方公里,占23.9%;而岗地面积340.9平方公里,占19.9%;丘陵面积484.9平方公里,占28.4%;山地面积447.4平方公里,占26.1%。

像双峰这样的丘陵山区,在中国有663.6万平方公里,占全国国土总面积的69.1%;30个省(区)的1564个县,山区人口6.74亿,占全国总人口的55.7%。这就是中国农业农村的最大国情,也是中国农业机械化的最大潜力。

由于丘陵山区自然、经济等条件的制约,丘陵山区农业机械化发展相比平原地区较为缓慢。小麦已基本实现田间生产全程机械化,但南方低缓丘陵区和西南丘陵山区机播水平分别只有32%和11%,西南丘陵山区机收水平只有21%;南方低缓丘陵区水稻种植机械化水平只有16%,西南丘陵山区不到10%;西南丘陵山区水稻收获机械化水平不到35%;西南丘陵山区玉米机播水平不到1%,机收水平没有统计数据;西南丘陵山区马铃薯机播和机收水平都不到1%;其他作物如油菜、蔬菜、果茶等均处于起步阶段。这样的低水平某种程度上说也是今后发展的巨大空间。

丘陵山区农业机械化发展缓慢主要受以下几个方面的影响:

首先,受地形地貌的限制。我国南方丘陵山区6°-25°的耕地面积占有很大比重,另有部分25°以上的高山地,农机作业难度大。

其次,受经济条件制约。南方丘陵山区农民收入普遍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在新机具使用、技术引进、新装备购置等方面都有一定困难。

第三,技术和装备的有效供给不足。主要体现在现有装备不能完全满足丘陵山区的需要,一方面是缺乏先进适用的中小型农业机械,一些在用的小型机械安全性、可靠性、先进性较差,技术含量不高;另一方面缺乏适合丘陵山区特色产业生产与加工的农业机械,农业劳动生产率低。

第四,人员素质普遍偏低。目前,大量劳动力向城镇转移,留下来种地的农民普遍在初中以下的文化素质,对于学习与了解先进机械化生产技术、掌握高性能农业机械都存在一定的困难。

第五,作业成本过高。由于农业劳动力和农用燃油价格不断上涨,推高了农业生产成本,对机械化的发展也有一定的影响。

第六,社会化服务组织发展滞后。由于丘陵山区土地经营规模普遍较小,现代农业发展滞后,农机服务组织化程度较低,构建集约化、专业化、组织化、社会化相结合的新型农业经营体系相对不足,难以形成规模化、专业化、标准化的生产模式。

因此,需要制定针对性的发展战略和政策措施,有步骤、有计划的引导和推动丘陵山区农业全程全面机械化。

二、日本、韩国、台湾的发展经验可以借鉴

与我国丘陵山区地形地貌、经营规模相似的日本、韩国、台湾,他们发展农业机械化的经验是可以借鉴和参考的。

——日本在高性能农业机械的研发、应用与推广方面给予了大力扶持与引导,特别强调高性能、先进适用农业机械的引进和推广,即使小型机械也是具有高技术含量的。

——台湾对于水稻生产是给予补贴的。一是按照稻谷的生产量给予补助(补助20台币/公斤水稻),藉此鼓励农民种植水稻;二是大力推广烘干作业,鼓励向产后处理延伸,对于烘干中心建设给予补贴,按照每公斤2元台币实施烘干补贴,保证粮食的品质和安全;三是实施农用燃油补助,农户购置农业机械后进行登记,根据动力大小核定农用燃油优惠的数量,超过部分的燃油使用按照市场价格购买。这些都值得我们参考。

——这些国家和地区的农机社会化服务也值得借鉴。比如日本的农协、台湾的农会、韩国的机械化营农团,在农业产业发展和实现适度规模也经营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台湾户均耕地只有0.6公顷,很多农户并没拥有农业机械,但是通过社会化服务,更通俗地说叫做电话农业,如果农户有需要,只要打电话,农机服务公司或者代耕队就可以提供相应的作业服务。台湾已经实现水稻生产全程机械化,生产的“不落地大米”保证了稻米的品质和安全,甚至出口到日本。

三、推进农业农村改革,推进丘陵山区农业机械化

(一)推进农业管理体制改革,加强农业基础建设,解决农机“无路可走”问题。

1、实施机耕道畅通工程,解决农机“无路可走”问题。2018年3月根据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批准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将农业部的职责,以及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财政部、国土资源部、水利部的有关农业投资项目管理职责整合,组建农业农村部,作为国务院组成部门;地方农业农村部门也相应改革到位。这一改革最大的优点在于整合政策资源、融合农机农艺。

2、土地整理,改田适机。重庆市先行先试“田土宜机化改造”经验值得学习。

3、水利建设,努力做到自流灌溉。

(二)推进农村经营体制改革,加强农业组织建设,让农民走上合作之路。

如果说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机械化,那么农民的根本出路在于合作化。各级政府及有关主管部门,应高度重视丘陵山区农机社会化服务发展问题,在政策、资金、技术、信息等方面均应给予适当倾斜;对个别极其困难的山区,相关政府部门要加强重点引导和扶持。

1、以村委会牵头,加快农村土地流转。

2、培育农机合作组织。农机合作社逐步成为农业现代化的主力军。

3、培训新型职业农民。《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提出:“全面建立职业农民制度,培养新一代爱农业、懂技术、善经营的新型职业农民,优化农业从业者结构。实施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工程,支持新型职业农民通过弹性学制参加中高等农业职业教育。创新培训组织形式,探索田间课堂、网络教室等培训方式,支持农民专业合作社、专业技术协会、龙头企业等主体承担培训。”

(三)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强科技创新研发,让农业机械“轻车熟路”。

相关部门应重视先进适用的中小型农业机械的研发与创新,将适合丘陵山区先进适用的中小型农业机械研发列入国家重点科研项目计划,加大丘陵山区农业机械科研创新力度。

从性能上,要适应丘陵山区耕地特征,注重研制中小型、灵巧型农业机械。

从品种上,要适应丘陵山区农作物多样性,积极开发多种类、多功能农业机械。农业机械化的发展趋势可以概括为全程化、全面化。首先是全程化。全程化主要是针对生产环节上来说的,由主攻主要农作物关键薄弱环节机械化向全程机械化发展,由产中向产前、产后延伸,特别是加快推进大田作物生产全程机械化,按照产业链发展需求大力发展农业机械化。其次是全面化。一是产业领域扩展,产业全面化。在保证粮食作物生产的同时向经济作物机械化生产发展,由种植业向畜牧业、渔业、农产品加工等产业领域扩展,促进强丘陵山区农民收入增加。二是区域整体推进,区域全面化。南方丘陵山区需求旺盛,潜力很大,但存在困难,大力推进南方丘陵山区农作物机械化生产是现实需要和必然选择。

“中国农业机械之乡”的双峰县,立足丘陵山区和家庭农场,主打中小型和灵巧性两张牌,利用农机产业基地优势积极推进县内农业机械化,同时积极拓展农机市场、服务全国乃至全球农业。广阔天地,大有可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