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人文 > 正文

韦晓亮的科技主义和人文情怀

2018-06-05 14:21 来源:未知

韦晓亮的科技主义和人文情怀
 

自从和老翟创立智课教育到现在,已经五年了。

现在的智课教育,线上注册学员超过600万,全球线下学习中心达到30家,老学员转介绍率达到行业罕见的64%;与超过1700家院校、图书馆及资源平台建立了合作关系;超过3500名学生通过智课进入梦想中的高校。

今天是六一儿童节,也是智课教育五周年的生日,而我也结结实实地成为了奔四大军中的一员,所谓“岁月不饶人,我亦未曾饶过岁月。”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我这个平时理性严肃的中年男人今天想感性一点,跟大家谈谈我和教育的故事。

不想出书的倒霉蛋不是一个好老师

成为名师前,我没想过当老师,出国留学才是我的梦想。

当时我在西安交大求学,研究电子工程中的视觉跟踪,在实验室里与机器人打交道。

2000年前后,出国潮掀起,毕业生们都想到海外深造。但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2001年的“911事件” 使美国对国际人口的流入感到风声鹤唳,2002年冬开始席卷全国的“非典”更是让美国扎紧了签证口子。

这两件事,催生了一批出国未遂的倒霉蛋,我就是其中之一。

但“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如今回头看,不夸张地说,那两年出国受阻的一群人,直接促进了国内英语培训行业的发展。他们中的一些人,还在10年后成为了智课教育成立后的第一批名师。

出国不成,但语言都考了,不能就这么算了,我备考笔记写了30万字,想短暂尝试下做GRE老师。没想到,一上讲台,就没再下去。出书、密集上课、巡讲,独自带项目,被成长推着,二十几岁的时光过得特别快。

教育+科技:从“体力劳动者” 到“脑力劳动者”

就这样,我从一个研究人工智能的理工男,变成了复读机似的讲坛名师,人生总是充满“惊吓”。但一个彪悍、拼命、暴脾气的人,哪里适合做这样的名师?

曾有一次,因为有学生在GRE课堂上吵闹影响了周围学生上课,屡次警告无效之后,我直接把一盒粉笔扔了过去……

好在大多数学生都有独立判断的能力,我这个彪悍、暴脾气的老师,因为把学生的前途放在心里,每一秒钟的课堂内容背后都蕴含了扎实的备课深度,加之骨子里对教学事业的热爱和对学生的责任感,还是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学生来到我的GRE课堂,并且在邮件里、人人网和微博平台上也常和我互动。就这样我成了学生敬爱的“小宝老师”。

我很自豪,但也有无奈。

自豪当然是因为学生认可我,而无奈则是因为,在讲台上站够十年,我明白,再优秀的老师也不能无限制地讲课,因为他无法保证一直是最佳状态,这就注定了教学效果是无法始终如一地保证的。

在我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行业里也在热烈地探讨。这时,MOOC等在线教育模式对传统培训行业引起了巨大震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讨论技术。

作为一个本硕博九年研究人工智能的人,我从来没有停止思考如何把技术应用到教育中。

当时,老翟是我的教学搭档,两个教龄加起来超过20年的人,也都已经有了除教学以外的头衔和责任,我和他分别是留留学网和批改网的创始人。多年搭档,培养了我们之间的很多默契,其中一个就是对技术应用的探讨,如何能使教学更有效,提升学生体验,增加老师收入等等。

一天中午,我俩在常去的咖啡馆吃咖喱牛肉饭,讨论到热烈之处,更是无法抑制要将想法变成现实的冲动。但是,利用人工智能技术来做教育,是对传统教育逻辑自上而下的全盘进化,要在传统机构做这件事,其阻力难以想象。

于是当天我们一拍即合,“冲动”地做出了辞职创业的决定。

离开敞亮的办公室,我俩搬到了一个民居里,注册公司、招人,用很少的钱很节约地一点点攒出了一个公司,智课教育。

从0到1 用匠人之心来打磨产品

我和老翟从创业的第一天起,就思考一件事:我们要做的这家教育企业未来到底是什么样的?做什么样的教育,什么样的模式能够促进效果和效率的全面提升?

要想明白这个问题,既有的经验和教训还不够,还要敢跳出框框。

科技与教育的结合,应该是以效果为导向,利用技术把老师从大量重复性工作中解放出来,进而专注于学生的个性化需求。

我们的理想绝不是要开一个传统的英语培训机构,而是要做一个产业生态,以内容、产品和效果为核心。这要求我们不仅要有线上课程、有APP,还要有线下学习中心,更重要的,要有一套智能学习系统,这才能构建完整的真正确保效果的学习场景。

想明白了,做也不容易,招人就是个难题。

于是我们开始给以前教过的优秀学生打电话,招刚毕业的实习生,大家一起一点一点熬。我们在高碑店的电影制片厂,一帧一帧地检查校对视频课程;在民居里把电脑放窗台上做直播课;连夜做课程,趴桌上睡着了,醒了不回家,接着工作。

特别搞笑的是,高碑店录课室旁边的民居有两条狗,大声叫起来的时候,会有声音被收进去,但是录课不能等,只能录了再通过后期去查。有段时间甚至幻听了,疑神疑鬼把音轨倒回去:“有没有狗叫?”

从1到10 人气十足 模式被认可

精心准备的课程,加上我和老翟的好名声,智课教育迎来了开门红。团队人多了之后,我们搬到了一个商住两用的办公室,230平米。

大家挤在一起办公、生活,抢洗手间,赶蟑螂,吃火锅,晚上通宵加班,吃不知道是不是羊肉的烤串,在垃圾桶旁边开着一个又一个激烈的讨论会、产品上线的庆祝会,在过道和大厅里面试、做方案,就在这个简陋的办公室里,我们获得了百度的A轮投资,1060万美元。

其后,越来越多志同道合的小伙伴加入了智课教育。2015年,智课出国考试体系搭建完成,线上智适应用户超过360万,线下学习中心达到15家。

2016年,Smart智能教学系统上线,线上智适应用户超过410万,线下中心达到25家。当年10月,智课教育获得金砖资本、海通文化、广东南方媒体融合基金、南方资本与百度的2亿元B轮联合投资。

2017年,线上智适应用户超过600万,线下学习中心达到30家,智课教育启动全新板块。11月,智课教育获得国科嘉和基金、远洋集团和世纪金源联合的2亿元B+轮投资。

五年的积累,智课教育的地基渐牢,模式跑得越来越顺畅,2018年,智课教育将加速在一站式国际教育赛道的布局。如果有人问我,你们是哪来的信心?我会自豪地说:因为我们已经悄悄建好了“中央厨房”!开更多的前台还是问题吗?

如今,智课教育已经建成由“线上自主研发高品质的专家知识图谱课程、互动式直播课件”构成的中央教学内容厨房,以及由“基于深度学习和智适应路径规划等多项领先AI技术的Smart智能教学系统”构成的中央系统及技术厨房。

有了这二者结合的中央大教育产品厨房,我们得以更自如地在前端把线上线下服务的对象从成人拓展到了少儿,并且通过“Inside”为教育行业去赋能。

这是智课教育商业模式中最难啃的部分,所幸在过去五年里,我们已经啃完了,这就是我们建立的壁垒!

中年男人谈“爱”这件事

做教育十几年,很少跟人谈对教育的爱,总觉得太矫情。

最近,智课教育的一位合伙人提到,这个公司的一个调性是“有爱的”。这让我反思,我是一个有爱的人吗?我总是过于直接和严厉,会用粉笔盒去砸一个捣蛋的学生、会毫不犹豫地开掉一个过度承诺的销售冠军(在真诚致歉并全额给客户退款后,我辞退了TA),会因为产品细节上的瑕疵大发脾气……但这位合伙人说,这就是你的严肃之爱啊!

是的,扪心自问,我和老翟创业,是由爱驱动的。

爱行业——教育;爱这个行业的服务对象——学生;爱这个行业的知识传播者——老师;爱我们规划的未来——用互联网和科技解放教师生产力,促使教育更加公平。

中年男人不轻谈爱,是因为胸中装着大爱。

我的工作方式,可能会伤害人,但我不会害人。虽然苛刻,但我们在用心地培养每一个人,而不是利用人。对于在智课教育这条船上人,对学生,对员工,智课教育都是严肃地爱着,不希望任何人掉队,帮他做出令自己骄傲的成绩,锻造其过硬的本事和才华,赋予其在未来说话做事的自信和底气。

赢则举杯相庆,败则拼死相救。但对于价值观不合的人我们会毫不犹豫地请他下船,因为我们要对身后其余的800多个小伙伴负责!

相互赋能.相互成就 我在试着更好

不少人问我:每天睡四个多小时,不累吗?还有朋友说我,韦晓亮这个家伙,白羊男,精力旺盛,不知疲倦。

客观说,不是永动机,怎么可能不疲倦。

所有那些在别人眼中不知疲倦的人,都只有一个原因,内心有对团队,对事,对自己比较强的责任心而已,无论最终能否做到让别人满意,但一定先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书架上一直摆着应该是十年前父亲写来送我的小贴士:锐气藏于胸,和气浮于面,才气行于事,义气施于人,尊则谦谦。

第二条,我一直做的不够好,会常常因为事以及眼睛里不揉沙子的特征会和人着急,不够和气。

说到底,我内心有很强的不安全感,无论是看起来不知疲倦,还是眼里不揉沙,都是因为我知道创业不能放松,不能停,必须永远不停奔跑,引用我们一个合伙人的话说就是:战战兢兢,兢兢业业。

教育是一个用生命影响生命的行业。对客户是,团队内部更是。

感谢五年来陪伴智课教育成长的每一位小伙伴,感谢那些已经离开智课教育但是为这个公司的发展作出贡献的优秀智课人,智课教育永远是你们的家。

我也想向那些因为我们用错人而受到委屈和伤害的智课成员道歉,向因为我们还不够好而感到失望的伙伴致歉。

创业五年,我第一年通宵172天,之后常年一周工作7天,每天如履薄冰,我知道自己的缺点,我也在学着做更好的教育从业者,做更好的教育企业。

未来的路还很长,但回望来路:

智课教育秉持良心、科学、创新、协同、务实的价值观,从未动摇;

智课教育坚持科技主义,履行通过科技促进教育进化,通过教育培养国际化人才的使命,从未动摇;

智课教育饱含人文情怀,始终把学生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朝着成为能塑造人一生的教育企业的愿景迈进,从未动摇。

在未来五年、十年,智课教育将继续秉持教育初心,砥砺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