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人文 > 正文

厚重的历史积淀 浓郁的人文情怀

2018-07-04 09:24 来源:未知

厚重的历史积淀 浓郁的人文情怀


  听过、看过《三国演义》的人都知道博陵。因为,博陵有个崔州平。在《三国演义》非常精彩的一回刘玄德三顾茅庐中,有刘备偶遇博陵崔州平的情节,司马徽向刘皇叔举荐当时贤士时,也只提到了诸葛亮的四个贤达密友,那就是博陵崔州平、颍川石广元、汝南孟公威和徐庶徐元直。因此,博陵之所以有名,就是因为有着一个历经千年不衰的名门望族——博陵崔氏。博陵崔氏家族自汉至宋,先后出了二十多位宰相,将军、侍郎以上官员上百位,诗人、文学家、书画家不可胜数。崔州平则只是这个家族灿烂星辰中的一颗。博陵崔氏的主要活动区域集中在安平一带,因此,史书上多称博陵崔氏的后人为“博陵安平人”,现在安平境内仍遗有崔氏家族的庞大墓群。
 
  史载,崔氏“自汉迄唐蜚声延誉,甚盛益兴,与荥阳郑氏,范阳卢氏并为千年旧族……闻人达士先后相望也。”自汉至宋,在一千多年的时间里,博陵及清河崔氏高官显宦不绝。南北朝时,崔氏(包括清河崔氏)为相者竟有10人,获得爵位者26人;累至盛唐,为相者竟不可思议的多达27人,朝野五品以上官员400余人,堪为一时之盛,其他家族无出其右。因此崔姓也被称为“宰相之姓”。当时民间流传有“崔家丑女不愁嫁,皇家公主嫁却愁”的说法。从这个意义上说,北朝及盛唐的历史,有相当一部分是崔氏人写就的,成为一方郡望自在情理之中。
 
  崔氏家族对中华文化的发展进步做出了积极贡献,可以说人才辈出,史不绝书。东汉有文学家崔骃、书法家崔瑗、政论家崔寔,均是博陵安平人。博陵崔氏最显赫的时代在唐代,尤以崔玄暐最知名。因其曾参与“神龙政变”,逼迫周皇武则天退位,迎立中宗李显复位,恢复唐国号。唐长安初(701年),崔玄暐为天官侍郎,为官公正廉洁,后来得到狄仁杰提拔,先后任凤阁鸾台平章事、中书令,后被封为博陵郡王。神龙元年(705年)正月,为恢复大唐国号,崔玄暐与张柬之、桓彦范、敬晖等大臣一起,乘武则天患病之机,掌控了羽林军,杀死了武后的宠臣张易之、张昌宗兄弟,迎立太子李显由玄武门入宫,立为中宗。因为这一功劳,唐中宗封张柬之为汉阳王、崔玄暐为博陵王、桓彦范为扶阳王、袁恕己为南阳王、敬晖为平阳王,时称“五王”。五王当时权势很大,几乎把持了整个朝政。
 
  唐诗是中国文学史上的一座丰碑,时为名门望族的崔姓家族自然不乏作诗的杰出人才。博陵一支中最为出名的要数崔护,官至岭南节度使。他被千古传诵的一首诗是《题都城南庄》。“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两句道尽了离愁别绪、淡淡相思,将依桃花而毓秀的少女定格成一幅千年经典。后两句“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则一笔宕来,险中有奇,将诗人的伤感与无奈表达得淋漓尽致。此后,《人面桃花》、《题门记》、《桃花吟》等众多传奇、杂剧均由此诗而来。而崔姓的另一大诗人崔灏则以一首《黄鹤楼》,使得“诗仙”李白发出了“眼前有景道不得,崔灏题诗在上头。”的无限感慨。
 
  脍炙人口的崔莺莺与张生的爱情故事也与博陵崔氏有关。故事的女主人公崔莺莺就是唐朝某位崔相国的女儿。因从京城长安回老家博陵省亲,途经山西普救寺,与书生张君瑞邂逅相遇,一见钟情,在红娘的牵线搭桥下,演绎了一出似嗔似怨的爱情传奇。王实甫依据唐传奇《莺莺传》写就的《西厢记》曲词华艳优美,富于诗的意境。
 
  博陵崔氏后代的墓群现多集中在安平县东黄城村一带。按照崔氏家族死后多归葬故里的习俗,现在崔氏的集聚地附近遗存的古墓很多。在安平县东黄城村东南500米处,有东汉崔寔墓,也称崔公墓。崔寔墓往东100米处,有北魏崔敬邑墓。另有清代崔成轩墓。此外,附近还有封土大小不等、不知姓名的几十座历代古墓冢。整个墓群占地面积约有25000多平方米。现在,安平县东黄城墓群已被省政府列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