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人文 > 正文

面向海洋的科技人文之光

2018-07-10 09:00 来源:未知

面向海洋的科技人文之光

  “市井十洲人”“涨海声中万国商”,说起泉州,怎么都绕不开海洋这两个字。
 

  作为海上丝绸之路起点、宋元时期东方第一大港,泉州在海洋交通、贸易和文明交融上,保留着不少历史遗存,有着丰厚的“家底”——泉州湾出土的宋代沉船及大量古代锚具,宋元时期外国侨民在泉州经商、传教及其后代遗留下来的数百方石刻,200多艘中国历代各水域的代表性船模,各个时期的外销陶瓷器,等等。这些文物均藏于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馆(以下简称“泉州海交馆”),见证着泉州港当年的辉煌。

  1959年建立的泉州海交馆,是中国第一座反映古代海外交通历史及由此引发的各种经济、文化交流的海事博物馆。它的成立,不仅标志着中国航海交通历史开始进入博物馆这个神圣的殿堂,更为世人展示了悠久灿烂的中华海洋文明和面向海洋的科技、艺术、人文之光。

  见证古代中国

  俗话说“南船北马”“南舟北帐”。船之于海洋,正如马之于平原、帐房之于草原。

  提起泉州海交馆的镇馆之宝,当然要数“泉州湾古船陈列馆”里那艘700多年的宋代古沉船。1973年,一位老船工报告,在泉州湾后渚港附近的海滩下,发现一艘不知年代的沉船。古船就此惊现世界。

  这是一艘13世纪建造的福建远洋木帆船,残长24.4米,残宽9.15米,船体以二至三层板叠合而成,分为13个隔舱,保存有头桅和中桅杆座,船尾有直径38厘米的舵孔,取材杉、樟、松木。复原长度可达34米,宽11米,载重量200多吨。

  经专家考证,这艘远洋海船是由东南亚归航的香料船,船舱出土的遗物有香料、药材、木货牌 (签)、铜铁钱、陶瓷器等14类,均为国家一级文物。它们有如一个巨大的历史信息宝库,展现着那个时代中国人驾驭海船驰骋于浩瀚海域的能力,以及通过航海促进各大洲经济、文化交流的风采。

  虽然时光已过数百年,今天,从沉船中发掘的木签上,我们依旧可以辨识出当年兴盛的商号;从一枚枚象棋上,我们可以想象当时船员休息时下棋娱乐的日常生活;船上还发现了顶部和腰部钻有两孔的椰子壳,顶部孔径4.8厘米,腰部孔径约0.8厘米,专家判断它是一种用于计算时间的“水时计”。

  还有更多中国造船技术的伟大发明和创造,在这艘沉船上得到印证。比如船上采用的“水密隔舱”“鱼鳞搭接”“多重船板”技术,便是当时高超的造船工艺的直接反映。以水密隔舱为例,它在中国的运用始于唐代,比欧洲早了1100多年。正是这些先进工艺,为当年繁盛的海上交通运输提供了强有力的技术保障。

  1984年,世界著名科学家李约瑟博士参观这座古船陈列馆后,曾兴奋地赞叹:“这艘古船是中国自然科学史上最重要的发现之一!”迄今为止,这艘宋代古沉船仍是世界上发现年代最早、规模最大的木帆船。

  体现多元文化

  时称刺桐港的泉州,是元代重要的外贸集散地。

  公元1291年,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在自己的游记中写道:“刺桐是世界上最大的港口之一,大批商人云集这里,货物堆积如山,的确难以想象。”

  在马可·波罗写下游记后的35年,安德烈·佩鲁贾也在泉州写了一封信寄往他的故乡意大利。安德烈·佩鲁贾是元朝时罗马教皇派到泉州的第三任主教,公元1332年长眠于剌桐城。他的墓碑至今仍保存在泉州海交馆,并于1992年在意大利热那亚的世界博览会展览过,为全世界了解元代泉州的宗教情况,提供了十分可信的资料。

  在信上,主教安德烈不仅盛赞刺桐城的繁荣,还讲述了许多鲜为人知的重要历史事实。他提到,一个非常富有的亚美尼亚妇人,在刺桐城建了一座大教堂,还捐赠巨资来维持教堂的一切开支。他提到,在这个大帝国境内,各国人民都能自由居住,并信仰各自的宗教,他们这些传教士也能够在这里自由传道。他还提到,剌桐城有不少犹太侨民,而且他们一直信仰着自己的犹太教。

  正如他所言,多元宗教文化的共存与融合,向来是泉州作为东方第一大港,以海纳百川的胸怀迎接八方来客的重要体现。泉州素有“宗教博物馆”的美誉,宗教文化兼容并蓄,在泉州海交馆内尤其展现得淋漓尽致。

  泉州海交馆的“泉州宗教石刻馆”现存500多件宗教石刻,展馆分伊斯兰教、古基督教、印度教、摩尼教四个部分。这其中,以伊斯兰教遗物最为突出,其数量之多、内容之丰富,居全国第一。此外,泉州海交馆还收藏印度教石刻达137方,不仅数量繁多,而且是我国唯一发现的印度教寺遗物,其雕刻艺术之精美冠绝诸教,堪称宗教艺术文化的瑰宝。

  如“完美的毗湿奴造像”,这尊造像刻画出印度教三大主神之一毗湿奴端庄而又神秘的姿容、匀称而有力量的躯体、宽阔的肩部和健壮的体魄,处处表现得非常完美。经过比较研究,这尊毗湿奴造像的大小、姿态和饰物,与收藏在印度摩杜罗博物馆的神像简直一模一样。与印度勒克瑙博物馆所保存的公元10世纪的作品,在雕刻艺术风格和装饰方面,也有着惊人的一致,堪称泉州中世纪石刻艺术精品。

  抓住发展机遇

  从1959年成立至今,泉州海交馆通过水下考古、窑址发掘、抢救民俗文物、侨乡普查、抢救伊斯兰墓石群等方式,获得了一大批珍贵文物与资料。研究人员围绕馆藏文物与海上丝绸之路文化,在宗教石刻、古船与航海科技、外销陶瓷史、泉州港史、海外移民以及博物馆学等方面,都有突出成果。

  1993年5月,中国海交史研究会和泉州海交馆联合创办了“中国古船模型研制中心”。在随后的几年中,中心的研究人员复原了上百艘历代各种著名船型,使泉州海交馆成为全国乃至国际上拥有中国船模最多的博物馆。

  2008年5月,泉州海交馆被国家文物局评为“国家一级博物馆”。走过近60年,海交馆如今已拥有新、旧二馆总占地面积3.5万平方米、建筑面积1.73万平方米、陈列面积1.1万平方米,辟有“刺桐——古泉州的故事”“泉州湾古船陈列馆”“泉州宗教石刻馆”“中国舟船世界”“阿拉伯-波斯人在泉州陈列馆”等固定陈列及2个预约开放展览——“庄亨岱藏品馆”“泉州海交民俗文化陈列馆”,成为中国海外交通史的展示中心和研究基地。

  2013年,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建设“一带一路”倡议后,国内外各界人士了解中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历史文化的兴趣更加浓厚,到泉州海交馆参观的人数也大幅增长。据泉州海交馆宣教部黄皓婧介绍,海交馆近3年的年均参观人数为100万,其中境外参观者约占11%。

  除了吸引境外游客“走进来”,泉州海交馆还积极开展海外展览活动,平均至少每年一次外展,已先后在意大利、新加坡、葡萄牙、沙特阿拉伯、马来西亚、坦桑尼亚等国家办过专题展览。

  身处知识化、信息化时代,同时也是博物馆事业大发展的时代,泉州海交馆目前正尝试转型,从最初侧重学术研究转为以学术研究为前提、宣传教育为目的的博物馆。为此,这几年海交馆推出数字博物馆、微信公众号“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馆”和科普订阅号“博物馆文学菌”。

  “通过新媒介,我们将以更轻松的方式传播博物馆资讯,包括展览、活动、文物、会议等方面的讯息,使海交馆成为一座观众能看得懂、能自发走进的博物馆,成为学生的第二课堂。”黄皓婧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