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人文 > 正文

岭东雄郡人文蔚起 梁化旧邦古韵绵长

2018-10-06 16:18 来源:未知

岭东雄郡人文蔚起 梁化旧邦古韵绵长



  驰名中外的“惠州三杰”廖仲恺(上起)、邓演达、叶挺等英雄人物名震天下。

  驰名中外的“惠州三杰”廖仲恺(上起)、邓演达、叶挺等英雄人物名震天下。

明代礼部尚书韩日缵画像。

  明代礼部尚书韩日缵画像。

  

  惠州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李贻伟在市委十一届六次全会上指出:“如何在新时代的发展中彰显千年古城的精神底蕴?对惠州来说,不仅要传承老一辈改革开放先行者‘敢为天下先’‘杀出一条血路’的气魄胆略,更要发扬‘岭东雄郡’的雄武气魄,拿出那么一股劲儿、那么一种精神,争取跻身全省领跑者方阵。”为了让广大读者更多地了解“岭东雄郡”惠州历史文化的概况和特点,今日《惠州日报》特刊发此文。

 

  “惠之为郡,东扼梅潮之冲,西接汀赣之胜,北负浈韶之重,南瞰渤海之险,崇山奥壑,蛋岛鲸宫,不二三百里而遥,诚雄郡也。”

  明代进士李义壮所撰《重修惠州府城记》里的寥寥数十字,高度概括出惠州独特的地理形胜。明万历二十八年(1600),惠州知府何伟将府署前的“雄镇岭东”木牌坊,改建为刻有“岭东雄郡,梁化旧邦”的石牌坊,与雄伟的惠州城池相辉映。自此,“岭东雄郡”、“梁化旧邦”成为惠州雄武气魄和悠久历史的最佳名片。

  壹

  梁化旧邦 古韵绵长

  惠州,这座能让苏东坡“愿作终老计”、“不辞长作岭南人”的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具有5000多年的文明史、2000多年的建置史和近千年的建城史。回望漫漫的历史长河,勤劳聪慧的惠州人民在这片土地上创造了灿烂辉煌的成就。惠州的起落沉浮、兴衰悲喜,无不与国家民族的命运紧密相连,无不打上其独特的历史文化印记。

  上世纪30年代末,惠州地区就迎来了一个名字叫麦兆良的意大利籍天主教神父,他的另一个身份是考古学家。在1938-1940年间,麦兆良在粤东的惠阳、揭阳、潮安、饶平、五华、龙川、梅县、大埔等县以及福建诸县进行考古调查,并将调查结果写成《南中国的考古》论文。论文将惠州纳入“韩珠区域”,并认为原属惠州府管辖的海丰是这个区域内最重要的地方,有着新石器早期特征的“北沙坑文化”,从而推翻了当时西方认为南中国没有新石器和青铜器文化的结论。

  根据考古发现,在新石器时代中晚期,先民们就已经在惠州境内的东江流域繁衍生息,创造了惠州的远古文明。而在惠州地区发现的众多新石器时代遗存中,贝丘遗址最值得注意。据《南粤文物考古集》,目前发现博罗县有9处、惠城区有2处河岸型贝丘遗址,全部分布在东江两岸。除了贝丘之外,惠州还出土了大量陶器和磨制石器,这是新石器时代的两个显著标志。丰富多样的地下文物证明:惠州远古时期的先民们也和中原人一样,创造和发展着属于自己的社会文明——— 东江文明。

  据《吕氏春秋》记载,早在2000多年前的先秦时期,在今惠州市辖区内曾出现过一个名叫 “缚娄”的百越部落,称“缚娄国”。2000年,考古队在惠州市郊发现一处从西周至战国时期的300多座古墓群。这一“全国十大考古发现”,以及出土的青铜编钟、发掘的铁场苏屋岗遗址、银岗窑场遗址、梅花墩遗址以及横岭山、曾屋岭墓葬群和大量文物,让神秘的“缚娄国”浮出水面。晋人王嘉所著《遗拾记》对“缚娄国”亦有记载:“周成王七年,南陲之南,有扶娄国(与“缚娄”音近,指义实一)”。若从公元前约1000年(周成王七年)算起,到公元前214年(秦始皇帝三十三年)秦军平定岭南止,缚娄古国历经了近千年的时间。在悠长的历史进程中,缚娄古国为惠州熏染上了厚重的文明基色。

  进入秦汉时期以来,惠州虽远在南岭边陲,但早已被中原瞩目。秦末年间,南越王赵佗屯兵梁化,平定岭南;东汉初平年间(约公元190年),僧文简在惠州银岗岭创伏虎台,仅比佛教传入中国后所建的第一间佛寺——— 洛阳白马寺晚120多年。两晋时期,葛洪迁居罗浮山,罗浮遂成岭南道教祖庭……“汉之名郡,越之沃野”,古人如此称誉惠州,可谓名副其实。

  驰名中外的“惠州三杰”廖仲恺(上起)、邓演达、叶挺等英雄人物名震天下。

  驰名中外的“惠州三杰”廖仲恺(上起)、邓演达、叶挺等英雄人物名震天下。

明代礼部尚书韩日缵画像。

  明代礼部尚书韩日缵画像。

  编者按

  惠州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李贻伟在市委十一届六次全会上指出:“如何在新时代的发展中彰显千年古城的精神底蕴?对惠州来说,不仅要传承老一辈改革开放先行者‘敢为天下先’‘杀出一条血路’的气魄胆略,更要发扬‘岭东雄郡’的雄武气魄,拿出那么一股劲儿、那么一种精神,争取跻身全省领跑者方阵。”为了让广大读者更多地了解“岭东雄郡”惠州历史文化的概况和特点,今日《惠州日报》特刊发此文。

 

  “惠之为郡,东扼梅潮之冲,西接汀赣之胜,北负浈韶之重,南瞰渤海之险,崇山奥壑,蛋岛鲸宫,不二三百里而遥,诚雄郡也。”

  明代进士李义壮所撰《重修惠州府城记》里的寥寥数十字,高度概括出惠州独特的地理形胜。明万历二十八年(1600),惠州知府何伟将府署前的“雄镇岭东”木牌坊,改建为刻有“岭东雄郡,梁化旧邦”的石牌坊,与雄伟的惠州城池相辉映。自此,“岭东雄郡”、“梁化旧邦”成为惠州雄武气魄和悠久历史的最佳名片。

  壹

  梁化旧邦 古韵绵长

  惠州,这座能让苏东坡“愿作终老计”、“不辞长作岭南人”的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具有5000多年的文明史、2000多年的建置史和近千年的建城史。回望漫漫的历史长河,勤劳聪慧的惠州人民在这片土地上创造了灿烂辉煌的成就。惠州的起落沉浮、兴衰悲喜,无不与国家民族的命运紧密相连,无不打上其独特的历史文化印记。

  上世纪30年代末,惠州地区就迎来了一个名字叫麦兆良的意大利籍天主教神父,他的另一个身份是考古学家。在1938-1940年间,麦兆良在粤东的惠阳、揭阳、潮安、饶平、五华、龙川、梅县、大埔等县以及福建诸县进行考古调查,并将调查结果写成《南中国的考古》论文。论文将惠州纳入“韩珠区域”,并认为原属惠州府管辖的海丰是这个区域内最重要的地方,有着新石器早期特征的“北沙坑文化”,从而推翻了当时西方认为南中国没有新石器和青铜器文化的结论。

  根据考古发现,在新石器时代中晚期,先民们就已经在惠州境内的东江流域繁衍生息,创造了惠州的远古文明。而在惠州地区发现的众多新石器时代遗存中,贝丘遗址最值得注意。据《南粤文物考古集》,目前发现博罗县有9处、惠城区有2处河岸型贝丘遗址,全部分布在东江两岸。除了贝丘之外,惠州还出土了大量陶器和磨制石器,这是新石器时代的两个显著标志。丰富多样的地下文物证明:惠州远古时期的先民们也和中原人一样,创造和发展着属于自己的社会文明——— 东江文明。

  据《吕氏春秋》记载,早在2000多年前的先秦时期,在今惠州市辖区内曾出现过一个名叫 “缚娄”的百越部落,称“缚娄国”。2000年,考古队在惠州市郊发现一处从西周至战国时期的300多座古墓群。这一“全国十大考古发现”,以及出土的青铜编钟、发掘的铁场苏屋岗遗址、银岗窑场遗址、梅花墩遗址以及横岭山、曾屋岭墓葬群和大量文物,让神秘的“缚娄国”浮出水面。晋人王嘉所著《遗拾记》对“缚娄国”亦有记载:“周成王七年,南陲之南,有扶娄国(与“缚娄”音近,指义实一)”。若从公元前约1000年(周成王七年)算起,到公元前214年(秦始皇帝三十三年)秦军平定岭南止,缚娄古国历经了近千年的时间。在悠长的历史进程中,缚娄古国为惠州熏染上了厚重的文明基色。

  进入秦汉时期以来,惠州虽远在南岭边陲,但早已被中原瞩目。秦末年间,南越王赵佗屯兵梁化,平定岭南;东汉初平年间(约公元190年),僧文简在惠州银岗岭创伏虎台,仅比佛教传入中国后所建的第一间佛寺——— 洛阳白马寺晚120多年。两晋时期,葛洪迁居罗浮山,罗浮遂成岭南道教祖庭……“汉之名郡,越之沃野”,古人如此称誉惠州,可谓名副其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