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人文 > 正文

六大院团如何捕获年轻观众

2018-12-08 11:55 来源:未知

六大院团如何捕获年轻观众

  直播如今已经成为院团演出的一个常见形式,但组团直播却极为罕见。日前,中国交响乐团、中国爱乐乐团、中国东方歌舞团、中央芭蕾舞团、中央民族歌舞团、中央民族乐团六大国有院团以直播间驻演的方式,组团转战线上,试图吸引年轻人目光。

  组团直播

  “6周时间,6场直播,36位艺术家”,由中国交响乐团、中国爱乐乐团、中国东方歌舞团、中央芭蕾舞团、中央民族歌舞团、中央民族乐团六大院团组成的直播阵容,首次“试水”直播间驻演,也正是这种契合年轻受众的观演形式,共计吸收了1500万人次的在线观看量。

  中央民族乐团中胡首席蔡阳在此前采访中表示,“我一年线下演100场的话,每场按维也纳金色大厅的容量1000人计算,能有10万人。换算一下,1500万人次观看量的陌陌金秋音乐季,相当于1.5万场线下演出”。

  “互联网技术和直播手段,打破了传统艺术表演方式的时空束缚,降低了艺术的接触和传播门槛”,中国交响乐团小号副首席、铜管五重奏首席尹小珲说道,“让更多的人了解交响乐,是让更多人欣赏喜欢交响乐的基础”。

  在业内人士看来,利用网络手段普及高雅艺术已经逐渐成为了行业内的共识,此次六大院团“试水”直播也是高雅艺术向年轻人迈进的一大步,因为现阶段直播用户的年龄多处于18-28岁左右人群,而在此年龄段中的观众正是观演市场的主力军。

  颠覆内容

  试图捕捉年轻群体目光实际早已成为高雅艺术演出所考虑的重点,“曲高和寡”在院团的多年努力下已经不再是高雅艺术的唯一标签,而在这当中也不断有交响乐、民族舞、歌剧类演出尝试着直播这一形式提高观演量。

  此前时隔七年再登北京舞台的柏林爱乐乐团就在演出中设置了直播分会场的模式,在国家大剧院艺术资料中心、新闻发布厅以及台湖舞美艺术中心传递了整场演出的全貌。业内人士对此表示,此前高雅艺术多是仅考虑到观演形式的转变,并未在演出内容上作出改变,直播更多是以辅助的作用提高观演质量,并未真正刺激到观演人数的提升。

  而在此次的演出中,各大院团遵循了直播所需要的“网感”,将高雅艺术与年轻人真正感兴趣的内容联系起来,“木管五重奏”专场中,中央芭蕾舞团编排的是“80后”经典游戏《超级玛丽》主题曲。而“金秋琴韵”专场,中央民族乐团的民乐演奏家们,使用了常规乐器二胡、琵琶、笛、阮、鼓,演奏的却是金庸武侠电影主题曲《沧海一声笑》。

  不光如此,此次演出还贴合了直播中的“互动”要素,在“铜管五重奏”专场演出中,特意设置的互动环节占到了演出总时长的1/4。而“弦乐四重奏”专场中,中国爱乐乐团以观众点播的形式即兴演奏了《权力的游戏》、《天堂电影院》、《狮子王》等不少电影主题曲。

  待常态化

  但现阶段使用直播方式进行演出的方式更多是落在演唱会上,2016年12月30日,王菲“幻乐一场”演唱会就以只演一场的卖点拉动了直播观看人次,期间观看总人数超过了2000万,并且同步至了全球166个国家。对于线下演出来说,无论场馆大小,座位仍是有所局限的,但线上直播只要前期宣传或内容新颖,其吸引的用户数是没有上限的,这种模式也一度开启了演出商业化的全新突破口。

  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指出,高雅文化在未来肯定需要通过现代化的新媒体、直播等手段来不断扩大影响力,因为目前高雅文化相比主流文化的受众来说还是数量较少,但是如果能持续使用这种手段进行常态化演出,肯定会扩大传播范围和受众。但年轻人获取新鲜感的途径很多,经典艺术能否以不同形式吸引年轻人目光还需要互联网的检验。

  “但同时,使用这种形式却很难形成商业上的突破,在网络平台上有意愿付费进行观看音乐会的受众还是占少数,但作为音乐形式的传播,网络途径却是必然趋势,所以目前的音乐会演出不能将目标定位在商业化之上,应该注重传播力度,进行常态化驻演。”陈少峰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