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商业流通 > 正文

商业化“弗里达”:被量产的反资形象

2019-01-10 14:40 来源:未知

商业化“弗里达”:被量产的反资形象



我的SUV汽车后视镜上挂着一个弗里达·卡罗形象的空气清新剂,但香味早已消失殆尽。我大概是觉得,在这样的车里挂上弗里达·卡罗的形象,是一种很不错的视觉并列,也是一种性别化的占领方式。

几年前我买了这个挂件,那时候,弗里达·卡罗的形象已经充斥在零售行业,她的形象版权被卖给了服装品牌Mango和Princesse Tam-Tam、文具品牌Grupo Erik、瓷器公司Lladró、蜡烛公司Flamingo、礼物公司Temerity Jones、电子装饰生产公司Ecell和芭比娃娃生产公司Mattel。

现在已经买不到同款的弗里达·卡罗空气清新剂,但离我家不远的一家新商店正在出售弗里达·卡罗形象的化妆包。街对面的本迪戈美术馆(Bendigo Art Gallery)正在举办弗里达·卡罗作品展览“她的照片”(Her Photos)。展出的257张照片包括弗里达·卡罗自己拍摄的作品,也包括当代艺术家曼·雷(Man Ray)和彼埃尔·维尔(Pierre Verger)的作品。

展览明确地展现了弗里达·卡罗的政治信仰。这些照片有的展现了墨西哥原住民的简单生活,也有俄国马克思主义者列夫·托洛茨基(Leon Trotsky)的照片,这位大人物曾和卡罗及其丈夫迭戈·里维拉(Diego Rivera)短暂生活过一段时间(卡罗死后,里维拉曾用苏联共产主义旗帜盖住她的棺材)。问题是:卡罗这位反资本主义者——她自己1932年的画作《美墨边境的自画像》将墨西哥土生土长的花朵、文物和福特汽车工厂冒烟的烟囱作对比——她是否愿意看到自己的作品被商品化?

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她的形象的批量生产可以与1980年代的切·格瓦拉海报和T恤相比,格瓦拉的女儿称之为对父亲社会主义理想的公然诋毁。另一方面,卡罗从小到大,一直为她的父亲和其他摄影师做模特,从当代的角度来说,她已经创造了一种个人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