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新农村 > 正文

“清廉村居”剑指农村“微腐败”

2018-08-04 09:17 来源:未知

“清廉村居”剑指农村“微腐败”

  浙江天台以佛宗道源、山水神秀著称。在秀丽的天台山下,一项系统改变农村基层权力运行生态的探索——“清廉村居”建设正悄然进行。

  “喝杯清茶,晒份村账。”不久前天台县三合镇下蛟村“晒村账”的一幕,让村干部们深刻明白了要做到“村务清爽”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情。“这张1200元的广场墙壁粉刷支出发票没有列出明细,按规定你不能签字,退回重新补充!”“这张修桥的费用票据,不是税务正式发票,不能入账!”面对村监会主任的责问,村党支部书记涨红了脸,不得不当场做出解释,接受整改建议。

  “指尖三务”的推行,让党务、村务、财务运行在阳光之下。“指尖三务”微信公众号上线才几个小时,始丰街道下岙坑村一位村民就对山塘工程款产生了疑问。街道纪工委立即约谈村支书,并进行专项调查。查明事实真相后向村民做了反馈,及时消除了隔阂。

  “清廉村居”是天台县率浙江之先实施的一项治理农村基层干部“微腐败”的新做法,核心是以“班子清廉、干部清正、村务清爽、民风清朗、干群和合”的“四清一和”为目标建设“清廉村居”。从2017年9月起实施,已在597个行政村、15个社区(居)全面铺开。全县5911名村居干部都建立了廉洁档案,签订了工程建设“五不”承诺书。

  “‘清廉村居’建设的根本目的是优化农村基层政治生态,打造风清气正、和合养廉的运行机制。”天台县县委书记管文新说,“通过系统探索监督机制,把农村小微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标本兼治农村基层的小腐小贪,有助于夯实党的执政根基,保障乡村振兴战略的落地生根,推进乡村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

  说起“清廉村居”出台的背景,天台县县委常委、纪委书记、监察委主任戴世勇介绍说,就任分管农业副县长时,接到最多的信访就是反映村干部的腐败问题,主要集中在村级财务管理混乱、村务不公开、挪用集体资金、村级工程建设腐败等方面。权力运行不规范、“三资”监管不到位、村务监督弱化,这些问题在农村很普遍。

  长期以来,农村事务存在“上级监督过短、下级监督过软”问题,农村基层已成为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多发、易发之地。天台县结合当地实际,明确了“清廉村居”的创建标准,采取评星晋级的办法,逐年分批推进。创建标准着眼于农村小微权力生态,分为“清廉班子”打造工程、“小微权力”清源工程、“一路清风”净化工程、“以文化人”联动工程和“和合干群”提升工程五个方面。创建内容包括规范权力运行清单、建立村居廉洁档案、开展廉情评估、开展农村基层作风巡查、推行“五不”承诺、加强工程建设监管、开展集体“三资”监管、推行“指尖三务”等20项,覆盖了农村基层政治生态的各个方面。

  “一方面明确村居干部的权力边界,让他们规范用权,按清单办事,底气十足,另一方面把权力放在阳光下,给老百姓明白,让村干部清白。”天台县县纪委党风政风监督室负责人徐滢说,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的“最后一公里”打通了,农村基层干部想干事、能干事、干好事、不出事就有了制度保障和监督机制。

  福溪街道隔水江村前任村“两委”干部不作为,村级财务混乱,随便拿张纸写上数字签个名就可以报销,村民对此意见极大,经常上访。纪委立案一查,村干部贪污问题暴露,结果被一锅端,9名村干部被判刑,其中4人被开除党籍。

  新一届村干部上任后吸取教训,积极参与“清廉村居”建设,按照权力清单办事,带头遵守“五不”承诺,很快重新赢得了村民们的信任,扭转了落后混乱的局面。“现在财务报账的阀门拧得很紧,每张票据必须由村两委与村监会联签才能报销,一分一厘支出都要接受监督。”隔水江村村党支部书记江正周说,“村民认理,更认情!我们自身过硬,做到按规办事、村务透明、财务清白,村民就会信任我们、支持我们。”

  风清气正、和合养廉,激发了村干部的工作干劲。原先在外地做五金建材生意的蒋庄村村民朱新江自当选村委会主任后,将生意交给妻子打理,回乡当了待遇很低的村干部。美丽乡村建设需要启动资金,村集体一穷二白,他自掏腰包先垫资,最多时垫资达200多万元。

  走进三合镇朗树前村,清正廉明墙上的“清正廉明”四字镂刻木刻庄重肃穆,平安桥边“干净做事、清白做人”的鹅卵石图样清晰可见,翰林道上朵朵莲花图案相隔其间,村民的门前屋后树立了“清风清语”的干部廉洁从政语录公告牌。朗树前村村党支部书记周则明说:“‘清廉村居’考评标准,既有特色又有亮点,我们正努力尽早评上五星级。”

  从推行村居干部“五不”承诺,到建立作风督查常态化机制;从加强集体“三资”监管,到加强惠农补助监管;从建立和合家庭“朋友圈”,到架起干群“连心桥”……“清廉村居”建设的逐步推进,不仅加强了农村基层政治生态建设,也有效化解了矛盾纠纷,从源头上减少了信访发生。据天台县纪委统计,今年1至6月,县纪委受理农村基层信访同比下降51.4%,农村基层涉纪信访同比下降65.5%,其中反映的财务问题较去年同期下降6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