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要闻 > 正文

老人吊唁放鞭炮被劝诫后死亡

2018-06-30 09:16 来源:未知

老人吊唁放鞭炮被劝诫后死亡

6月27日上午,湖南邵阳市邵东县牛马司镇仁义村,80岁的谭纯正躺在冰冷的棺木内,被乡亲抬着出殡。如果不是因为在6月21日到同镇的水井头村吊唁亲戚放一挂鞭炮,他如今应该还在水田里干活。 
目击者告诉,谭纯正死前曾被数名手戴"红袖章"的人员追赶,要求其为放鞭炮的行为缴纳2000元"罚款"。谭纯正与围堵者发生争执,随后倒地身亡。 
谭纯正倒地身亡地点。
邵东县官方发布的消息称,这些"红袖章"人员是水井头村红白喜事理事会成员,只是对谭纯正吊唁时放鞭炮进行劝诫,没有发生肢体冲突。 
禁止燃放烟花爆竹,在邵东县是一次自上而下的官方行动。 
2017年11月18日,邵东县政府发布《关于在邵东县城区全面禁止燃放烟花爆竹和倡导移风易俗推行殡葬改革工作致全县人民的公开信》:县委、县政府研究决定,从2017年12月1日零点起,在城南、和平、文化等16个社区全面禁止燃烧烟花爆竹和倡导移风易俗推行殡葬改革工作。 
牛马司镇虽然不在其中,但水井头村2018年3月30日制定颁布村规民约,将禁止燃放烟花爆竹写入村规之中,违者罚款处理。 
邵东县官方称,将责成牛马司镇党委政府加强对全镇农村禁炮工作的指导和管理,要充分尊重乡俗文化和群众意愿,不搞"一刀切"。 
水井头村村口的"禁炮"告示。
老人吊唁亲人,点了一挂鞭炮
6月21日下午3点40分许,谭纯正等四名亲属乘坐孙子谭银项的面包车从仁义村家中出发,去车程约10分钟外的水井头村吊唁过世的亲戚。途中,他们在一家小卖部停下,车上三户人依风俗各自买了一小滚鞭炮,共计60元。 
3点50分许,谭纯正一行到达目的地附近,因为拥堵,车子在离灵堂约30米外的地方靠边停靠。 
谭银项说,爷爷那天坐在驾驶座后面,最后下车,下车时随手点燃了手中提着的一滚鞭炮。点燃鞭炮后,爷爷快步向灵堂走去。此时,蹲守在约20米开外的数名"红袖章"发现有人放鞭炮,马上起身快步簇拥过来。 
一名女性目击者告诉澎湃新闻,看到"红袖章"涌来,谭纯正快步进入灵堂,在简单吊唁完亲戚后,他被追上的"红袖章"团团围住,并发生了争执。 
6月25日下午,谭家正在为谭纯正办理丧事。
三名目击者称,至少7名"红袖章"围着谭纯正,要求其缴纳罚款2000元,谭拒绝。有"红袖章"手搭到了谭纯正肩膀上,还有"红袖章"说,"你在我们村不遵守村规,放鞭炮还不交罚款,你是天上来的(方言,意为"你是老大")。" 
目击者回忆,争执了不到3分钟,谭纯正突然倒地。"红袖章"们发现老人倒地后,纷纷扯掉手臂上的袖章,快速散去。其中一部分人坐水井头村村支书王桂平的凯迪拉克轿车离开。 
亲属发现谭纯正倒地后,拨打了120和110。没等120到达现场,谭纯正就停止了呼吸。 
谭银项说,他当时特意看了下手表,爷爷出事时间为下午4点。 
自上而下的"禁鞭炮"
可靠信源证实,当天"红袖章"的领头人是王桂平,其余为水井头村红白喜事理事会成员,大多身兼水井头村村干部职务。 
"红袖章"口中所说的"村规"系水井头村村规民约,系2018年3月30日制定颁布的。 
村规民约第一章里关于"红白喜事"的规定写到:村里成立红白喜事理事会,具体负责"红白喜事"的监管、登记和报告工作。 
就禁止违规储存销售和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里写到:严格遵守邵东县政府关于禁止销售、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自觉做到不销售、不购买、不燃放烟花爆竹,并主动劝阻、及时制止身边燃放行为;凡违反规定燃放烟花爆竹的,按照村规民约收取环境卫生管理费2000元-20000元。 
多位村民表示,今年春节后,村干部曾拿这份村规民约到村民家要求签字。 
水井头村的村规民约。
6月25日驱车从邵东县城赶赴水井头村途中,发现三处醒目的红色公示牌,上书"大力提倡,移风易俗,严禁燃放烟花爆竹,违者应收取2000-20000元卫生处置费",落款为"水井头村村民委员会宣"。 
在与水井头村相邻的桐木村和仁义村走访发现,相邻的两个村并没有禁止放鞭炮。多数邻村村民谈及谭纯正老人一事时表示,水井头村应该对一个80岁的老人宽容相待,可以罚他打扫,没有必要对一个老人"罚款"。 
水井头村所要求遵守的邵东县政府关于禁止销售、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是2017年11月18日邵东县人民政府发布的《关于在邵东县城区全面禁止燃放烟花爆竹和倡导移风易俗推行殡葬改革工作致全县人民的公开信》。 
该公开信中提到,县委、县政府研究决定,从2017年12月1日零点起,在城南、和平、文化、胜利、港南、城东、大田、红土岭、荷田、福田、荷花、新铺台、公园、新辉、广场、金兴16个社区所辖范围及宋家塘社区部分区域推行全面禁止燃烧烟花爆竹和倡导移风易俗推行殡葬改革工作.........对违反禁炮和殡葬改革规定的,要按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处罚2000元至20000元的罚款。 
公开信中规定的16个禁放社区并不包含牛马司镇。 
官方:事发双方无肢体接触
谭纯正一共生有四子一女,均已成家,经济状况在享有"湖南犹太人"之称的邵东县属于偏下水平。 
平日,谭纯正老人与妻子留守在家。老伴身体状况不好,患有心脏病和高血压,而谭纯正老人身体却出奇的硬朗。家中田土加起来有7亩之多,均在谭纯正老人打理下,没有荒废。 
老伴带记者看谭纯正所种的田地。
"老头子出事的当天上午还在水田里拔草。"6月25日下午,谭纯正老伴在田边指着一片绿油油的花生苗和玉米地说,"你看,这些都是老谭种的。" 
"平时我们回家给钱给老人家,他总是说自己身体好,还能干活养活自己。"谭纯正的两名儿子说,除了忙碌田土里的活,老人还养了猪和鸭。 
谭银项介绍,爷爷死后,父辈四人6月23日在镇政府签下和解协议书。 
协议书内容显示:根据在场人证实,谭纯正并不是工作人员殴打致死; 
水井头村红白喜事理事会考虑谭纯正家庭实际情况,给予一次性支助11万元整。
对于父亲的死是否有人动手殴打,谭纯正的两名儿子表示,没有证人能证明"红袖章"的人动手殴打了,但围着老人要钱和激烈的言语冲突过程中发生推搡肯定是存在的,"很多当时在现场的人都证实了。" 
谭银项表示,父亲和叔叔们虽然没有钱,但绝对不会因为11万就不查爷爷的死亡真相了。 
据家属证实,谭纯正死亡后,子辈提出要求尸检,邵东县公安局法医对遗体查验后给出的结论是,"尸表无任何擦伤痕迹"。 
谭银项说,在家人提出进一步尸检,查明死因时,奶奶提出了反对,"人都已经死了,给老谭留个全尸"。家人考虑到奶奶身体不好,只好作罢。 
谭纯正事件发生后,邵东县官方6月27日发布通报称:6月25日,邵东县纪委监委组成调查组,进行专项调查。 
经调查,6月21日,谭纯正同其侄子等3人驱车前往牛马司镇水井头村吊唁一名去世的亲戚。下车后,其侄子2人经劝阻没有燃放爆竹。谭纯正在另一边下车,点燃了一挂鞭炮快步进入灵堂吊唁。谭纯正在灵堂跪拜后就往外走,村红白喜事理事会成员王桂平等人在灵堂门口对谭纯正燃放鞭炮一事进行了劝诫。谭纯正往灵堂外走了四五米,突然步履踉跄,这时有两个妇女搀扶住谭纯正并将其慢慢放在地上。谭纯正倒地后,经120抢救无效死亡。 
通报称,邵东县公安局水井头派出所第一时间介入调查,证实王桂平和死者没有发生肢体冲突。由于死者家属不同意尸检,邵东县公安局法医对死者遗体进行了查验,经鉴定,尸表无任何擦伤痕迹。 
事发时谭纯正所燃放的同大小的鞭炮。
烟花爆竹协会发函
谭纯正因禁放死亡后,中国烟花爆竹协会6月26日就"老农放鞭炮引发纠纷致人死亡"一事致函邵东县人民政府。 
函文中提到,21日,牛马司镇水井村发生的"老农放鞭炮引发纠纷致人死亡"的悲剧,已在全国各地2200多家生产企业、4500多家批发企业、35万多家零售企业,上百万从业人员中引起巨大反响。 
函文中表述,这次事件的本质原因是基层干部对邵东县政府出台的相关禁放文件的理解和执行不到位所导致。 
邵东县官方6月27日发文称,将责成牛马司镇党委政府加强对全镇农村禁炮工作的指导和管理,要充分尊重乡俗文化和群众意愿,不搞"一刀切"。 
6月27日上午,谭纯正老人出殡,棺材所到之处,鞭炮声震耳。 
湖南邵东回应"老人放鞭炮吊唁被劝诫后死亡":无肢体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