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要闻 > 正文

湖南政府“拒还银行贷款风波”幕后原委

2018-08-06 14:19 来源:未知

湖南政府“拒还银行贷款风波”幕后原委


 
 
虽然暂停了多个PPP项目,但由常德市政府参与,总投资25.44亿元的沅江过江隧道PPP项目,正常施工。
从6月底因网络流出“(银行)不延期、不续贷就不还款”的会议纪要后,在湖南经济增速位列前三的常德就一直处在一种十分微妙的状态之下。
多位当地银行、金融机构人士告诉记者,目前,常德政府的贷款融资事项尚未出现违约,还款仍处在正常状态。参加过政府债务化解会议的金融机构人士则透露,在会上表态强硬的是一位副市长,但他的表态,在会议上没有得到市长和书记的支持。
在陷入这场风波之前,常德的经济增速,一直在省内令人瞩目,位列第三,直追岳阳。近年来,建设项目规模庞大的常德市,也面临着举债规模的不断增长,而常德卷烟厂这一当地的利税大户在收归省管后,常德又失去了一大税源。目前,常德已经暂停了包括以PPP模式开展在内的多个建设项目。
这一切,正是伏笔所在。
常德政府尚未违约
2018年6月27日,一份流传的湖南省常德市政府在6月22日召开的化解政府债务的专题会议内容纪要,引发热议。该会议纪要显示,会上一位市领导,就该市政府融资平台的债务对银行提出了“借新还旧”“延期”等“强硬要求”。
当日,常德市政府金融办即发表公开声明称,“网传有关内容失实”,“(常德市)债务风险可控”。
常德市一位不愿具名的金融界人士向记者透露,常德市内银行在此次“政府债务化解会议”之前就中断了对这些平台的借贷业务,该人士称,这也是为什么常德市政府要求银行必须要对其融资平台进行“借新还旧”的原因之一。
对于常德市而言,近3年常德市政府都将面临债务压力。记者就此采访常德市政府金融办,该办公室一位胡姓科长告诉记者,其领导最近在休假,而其并不了解政府化解债务的具体事情,只知道常德市债务风险可控。
记者也了解到,早在2018年4月24日,常德市还召开过一次防范化解政府性债务风险金融单位工作会议,参加该会议的一位金融人士告诉记者,有30多家金融机构参加了这次会议,金融机构和常德市政府的讨论非常激烈,常德市政府希望撤回融资“承诺函”,而金融机构则希望政府融资平台能按时还钱。
该人士称,他们多次向常德市政府融资平台提供信托服务,他们从银行获取资金的利率成本为5%左右,而放给常德融资平台的利率则升为6%、7%甚至10%,具体利率主要看担保人、抵押方式等,如果是县区政府,利率则相对高一些。
2018年6月22日召开“政府债务化解会议”,而因为会议纪要的流出,将常德市政府的债务情况进入公众视野。对于网传文件的准确性,常德市金融办公开予以否认。但记者从一位接近参会人员的金融界人士处了解到,当时的情况是,“在会议上撂狠话的是一位副市长,市委书记和市长后来都没赞成这位副市长说的话。”
同时,记者从多个渠道了解到,目前,常德市政府也并未执行那份“会议纪要”的相关内容,常德市政府融资平台仍然按合约向银行、信托等机构还款。
作为金融机构,最担心的就是平台公司违约,但目前,记者从常德市银行系统和债券、信托等机构了解到,常德市各大融资平台还未出现还债违约情况,还款事项仍然在按照合约进行。
上述金融人士告诉记者,考验常德市政府还款能力的也就是近3年,“这3年将会是常德市政府最艰难的3年。”
常德PPP项目已被叫停
实际上,常德市辖区内工业企业有限,税收收入亦有限,大举建设,只能举债。据《常德市2017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常德市2017年地方财政收入为163.5亿元,其中税收收入101亿元。
2007年前,常德卷烟厂是常德的纳税大户,其上缴的两税占常德市整个财政收入的92%左右,每年约70亿~80亿元,常德地方政府获得的地税提留每年有7亿~8亿元。而根据常德官方媒体报道,2007年常德卷烟厂并入湖南中烟实现各项税收集中在长沙缴纳后,常德市国税收入月平均入库只有2.55亿元。
但近年来常德市经济发展在湖南省排名中上游,GDP总量上看,2017年常德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238.1亿元,比上年增长8.4%,位居长沙、岳阳之后,排名第三,但和岳阳差距很小。
不过根据《湖南省全省政府性债务综合报告》,常德市政府开支方面还是比较拮据,2017年常德市一般公共预算转移性收入456.51亿元,地方财政收入165.4亿元,总计为621.91亿元,减去专项转移支付支出等转移性支出后,可用财力533.07亿元;支出方面,全市一般公共预算支出509.68亿元,结转下年支出23.14亿元,当年结余0.25亿元。
因此常德逐年增加的基建项目只能通过举债方式。而记者了解到,除了利用平台公司融资、从银行借贷以外,PPP项目在常德也正如该地方媒体形容的一样“如火如荼”进行。
2018年4月7日,湖南省财政厅发布《湖南省财政厅关于减压投资项目切实做好甄别核实政府性债务有关工作的紧急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该《通知》要求湖南省各地方全面梳理摸排项目建设情况和债务风险情况,按照“停、缓、调、撤”的原则分类处置。
记者实地走访常德市发现,该市在建的PPP项目已处在非施工状态,常德市政府网站《常德市项目推进年工作通讯第34期》也称,常德奥体中心(全民健身中心)建设工程等PPP项目受政府性债务风险防控影响目前暂未开工,造成年度投资计划缺口24亿元左右。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位于常德主干道朗州北路和月亮大道交汇处的“常德财鑫投融资服务中心工程”周围的介绍信息显示,该工程建设规模95376平方米,建设单位为财鑫广场投资开发有限公司。
记者走访看见,现场有一栋100米高的建筑,已完成了框架建设,底部已有部分楼层进行了外观装修。但现场不见具体施工人员,亦鲜见施工痕迹,工程围墙外的宣传栏中时任常德市委书记王群在该项目调研的照片都已泛白、破损。一位在移动板房值班的项目工作人员并没有承认工程停工,他告诉记者,施工人员都在建筑内部装修,从外面看不见。
常德政府网站介绍,常德财鑫投融资服务中心项目是由常德市人民政府出资组建,于2016年5月19日开工,总投资达到5.78亿元,按计划2018年竣工,旨在打造投资、保险、期货、证券、基金、担保、小贷和市民住房服务于一体的金融、类金融及商业综合服务中心。
上述常德市金融系统人士告诉记者,如果按计划,今年常德几个政府融资平台都会集中搬到这里办公。
工商资料显示,常德财鑫金融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其股东分别为常德市财政局、常德市经济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常德市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常德市交通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常德市现代农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常德市文化旅游投资开发集团有限公司。
其中常德市财政局出资167500万元,持股比例为41.88%,是第一大股东。其余5家平台公司,除了常德市现代农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还有另外两家股东外,这5家平台公司的股东都是常德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与此同时,记者看到与该工程一路之隔的常德“市民之家”PPP建设工程,以及新旧两个体育中心改造工程同样大门紧闭,未有施工迹象。
融资平台整改
7月5日,据记者报道,常德市国资委着手对常德市市级平台公司进行整合转型,按照部署,7月份启动整合转型企业的审计、清产核资、资产评估等相关工作,8月要全面完成整合转型企业注销、股权退出等工作,9月底基本完成所有平台公司整合转型。
报道称,整合转型可以有效地解决平台公司功能定位不明确、主营业务不突出、法人治理结构不完善、市场化程度不高等突出问题。
根据报道,常德市平台公司下属全资、控股(控制)公司数量要压减三分之二,要厘清政企权责边界,推动平台公司转型为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市场主体,提升运营质效;确保企业资金链安全、运行平稳、大局稳定。
而涉及整合转型的市级平台公司包括常德市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常德市经济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常德市交通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常德市现代农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常德市现代工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参照市级平台公司标准对下属公司实施整合;湖南常德市德源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常德市文化旅游投资开发集团等。
整合转型采取直接注销、整合注销、转型和股权退出等方式进行分类处理。即对没有实质性经营活动、无需保留的公司,在妥善处置存量债务、资产和人员等基础上依法清算并注销;对有实质性经营性活动或需要保留相关资质的公司,通过兼并重组等方式进行整合,在妥善处置存量债务、资产和人员等基础上由被整合公司依法清算并注销;对保留并需要去平台化的公司,剥离其政府融资功能,在妥善处置存量债务的基础上,转为自负盈亏的市场主体;对不再实施管理或控制、需要继续存续的公司,通过转让全部或部分国有股权退出管理或控制。
根据报道,市级平台公司第一批整合转型企业涉及到城投集团的7家企业、经投集团的15家企业、交投集团的2家企业、农投集团的3家企业、工投集团的2家企业、德源公司的3家企业、文旅投集团的5家企业。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3月2日,常德市纪委发布消息称,常德市城投党委书记、董事长方际三因涉嫌严重违法违纪,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而2017年底常德市的一位分管国土资源、城建、规划、城管、房产的副市长卢武福因受贿巨额财产落马。株洲省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2002~2016年,卢武福利用其担任常德市委副秘书长、常德市财政局局长、常德市副市长等职务便利,在市政工程建设、财政资金拨付、工作安排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谋取个人利益。单独或者伙同他人收受人财物折合人民币367万余元。
常德市高举不小的债务背后是常德市近年来大举建设的现实,以2010年启动棚户区改造工程和白马湖公园开建为时间节点,常德市的房地产业和基建同时进入快车道。彼时,常德房价均价也不过3000元/平方米,而在短短7年后,房价飙升至8000元/平方米,常德市一位房产界人士告诉记者,“这个价格还是政府控制的原因,如果不控制,早就过万了。”
同样短短7年后,常德涌现出了白马湖三馆、老西门商业街、穿紫河街、德国风情小镇等大型公共休闲娱乐场等,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享受公共建设带来的变化时,也不得不承担翻番几倍的房价;对于常德市政府而言,大踏步的建设后,是否能担得起债务负担,是眼下考验常德市政府的一道关。